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校史人物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校史人物 > 胡敦复相关文章
创办大同大学

对于胡氏兄弟来说,创办大同大学是他们的家国之梦。

胡氏兄弟出身于无锡堰桥一个教育世家,其先祖胡瑗是北宋鸿儒、著名教育家,早年出掌苏州府学和湖州府学,卓有声誉。北宋中期不少学者、思想家及官员出自胡瑗门下,其中有宋代理学创始人程颐。胡氏兄弟的祖父、胡瑗的29代孙胡和梅公曾为江苏桃源(今泗阳县)教谕(书院院长),清末被举为江苏省谘议局议员,民国初曾任临时省议会议员,颇有社会声望。父亲胡壹修及其弟胡雨人亦为晚清著名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不仅热心公益,兴修水利,造福一方,还秉承家风,提倡新学,设立家塾并首开女学,创办无锡最早的近代新式学校——胡氏公立蒙学堂(今无锡堰桥中学),开启民智,惠及众多乡里弟子。胡氏兄弟姐妹9人以及堂兄弟姐妹,几乎都先后留学日本、美国的著名大学,回国后又多从事教育,卓有建树。其中胡彬夏(女)190314岁即随叔父赴日留学,开一代新风。

幼年的胡氏兄弟以及众多姐妹都是在自家私塾由叔父胡雨人开始启蒙的。胡雨人早年就读南洋公学师范院,后游学日本,参加过同盟会和辛亥革命,于近代教育和数学及自然科学教育颇有研究。除与兄长在家乡创办胡氏公立蒙学堂外,还先后在京沪一带创办中等学校10余所,如宜兴中学、常州中学、南菁中学等,并先后出任这些学校的校长或校董。1913年,他还出任过北京女子学堂校长。这个新一代知识分子,在给侄儿侄女们传授中国传统文化和近代科学知识的同时,也将崇尚科学,教育救国的理想和家风一并传给了他们。

然而家族的影响只是其一,更深层的原因是来自现实社会的强烈感受。早在胡敦复任清华学堂教务长之前,游美学务处将清华学堂所需教员全权委托纽约教会中人代聘,这让具有强烈民族意识和爱国思想的胡敦复深感不满。故他接掌清华教务后,即设法改变这种状况,在护送庚款生赴美时曾努力与纽约教会交涉,但因主事人不允,且饬学务处要求胡敦复迁就而未果。此外,当时游美学务处和清华学堂其他许多事情也都受制于美国公使馆,稍有不合美国人心意,公使馆便横加干涉;在生活待遇上,中美两国教员相差悬殊,引起中国教员的强烈不满。为谋教育之独立,1911年初夏,在胡敦复的倡导下,朱香晚、华绾言、顾养吾、吴在渊、顾珊臣、周润初、张季源、平海澜、赵师曾、郁少华11个志同道合者在清华成立以“自立立人,自达达人”为宗旨,以兴学、研究学术为职志的立达学社,胡敦复被举为社长。不久,胡敦复在课程设置上与美籍教员发生分歧。胡敦复主张清华学生多读理工课程,而美籍教员主张多念英文和美国文学,上诉到教育部,美国公使又出面干涉,胡敦复终于愤而辞职。中国的学校,中国人却没有自主权,这种尴尬深深刺痛了胡敦复的民族自尊心。所以,创办一所学术独立,不受外来势力干涉,属于中国人自己的大学,成为立达学社同仁和他们兄弟一生的追求和梦想。

胡敦复曾谓:“语曰,眇者不忘视,跛者不忘履。吾国今日之科学,已眇矣,已跛矣;长此以往,国将不国矣。视乎履乎,不佞敢大声而疾呼曰,吾国学者宜亟谋学术之自立……不如是,则吾国之学术,终为他国之附庸而已。”(见《近世初等代数学》序言)

对于在清华的这段经历,191299日出版的《民立报》曾有一段评论,说:“ 胡 君前主持清华学校教务,力主按科分班,以权限不专,未行其志。至今清华学生犹追思之。”

1911年秋,胡敦复离开清华南下上海。他受老师马相伯之邀出任复旦公学教务长。不久,留在清华的立达学社成员也因不满美国对清华事务的干涉,纷纷在辛亥革命爆发前后辞职来上海。他们与胡敦复一起决定创办一所中国人自己的学校。

然而,这个过程何其艰难。没有政府扶植,没有大实业家的资助,除了一腔赤诚和铁打的信念、忘我的牺牲精神,外加一肚子的科学知识,这群书生几乎没有任何经济实力。他们只好用立达学社的入社金、月纳金。不够,再另外捐款。但所有这些款项加起来不过228元。靠这 228元,1912319日,私立大同学院(大同大学的前名)终于在上海南市区肇周路南阳里成立。校名出自《礼记·礼运》:“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举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是谓大同”。这天正是首任校长胡敦复28岁生日。

    选择了这条路,就意味着选择了奉献和牺牲。为了积累资金,扩大办学规模,胡敦复和社员们约定,在大同教书和办公不取分文报酬,个人生计靠在外兼课解决,就这样,他们还将微薄收入的20%、甚至更多捐给大同。于是,这群精英不得不过着与他们身份不相称的非“体面”生活。作为校长,胡敦复终年布鞋长衫,粗茶淡饭。常年超负荷工作和艰苦的生活,严重影响了这群知识分子的健康,他们中好几个人英年早逝,创办“大同”之艰辛由此可见一斑。

一年后,学费加上社员们的捐薪,大同学院有了一定积累,于是在肇周南路附近的车站路北首购地9亩,自建校舍。

    1917年和1918年,胡明复和胡刚复分别以中国第一位现代数学博士和中国第一位从事X射线研究的物理学博士身份从哈佛毕业。当时,包括北京大学等在内的国内一些大学争相邀聘,而他们的美国导师也希望他们留校继续研究,但兄弟二人都婉言谢绝了。

追求科学救国、教育救国的理想,一直是胡氏家族的思想与精神传承。早在这之前,胡明复就立志要将其兄胡敦复主持的大同大学办成一所高水平的学府,以实现他教育救国和科学救国的理想。对加盟大同这一选择,胡明复曾对赵元任推心置腹地说,教育和科学是一条强国之路,中国的教育不光落后,而且多受外来干涉,办学虽然艰苦,却可以按照自己的愿望办出一所理想的大学。

而胡刚复曾在给母校的信中说:“1918年夏,我的研究工作暂告完成。我之所以说是暂告完成,是指科学没有止境。此时正值欧战方酣,我深感循实业科研路线报国之责任。而我 师杜安 教授也希望我留校帮助他从事物理实验工作。但我终于决定离开我愉快逗留八年多的美国回到自己的祖国担任教师一职了。我国十分贫困,物资缺乏,生产落后,急需振兴实业。由于经费和物资短缺,致使教育事业也难以推动…… 今后我的一生将面临艰苦的斗争了。”

近百年后的今天,当我们读到这些话,仍然感佩不已。

胡明复到大同伊始,便挑起校务和教学工作的重任。为了有更多时间和精力办学,他从家里搬出来住进学校。从教学安排、人事调配,到学校基建,他都一一过问。那时正是大同发展时期,基建任务十分繁重。为了不影响教学计划,节省资金,胡明复便亲自动手设计图纸,从19181924年期间,大同的多座教学楼、宿舍楼都是经胡明复设计、策划建成的。 

胡明复还创建了大同大学数学系,任系主任。他认为学生光啃书本不行,必须学会独立思考和研究,为此他倡议成立了“大同数理研究会”,并经常为研究会开办讲演,介绍科学思想和科学研究方法,使学生社团成为培养学生能力的重要基地。

胡刚复则着力于大同物理学科的建设,主持大同物理系。当时,国内物理学十分落后,尤其是实验物理学还是空白。他通过南通实业家张謇父子的捐助,在大同创建了我国早期近代物理实验室之一(其创建的我国早期大学物理实验室还有南京高等师范学校物理实验室),其中有用于测定光波和光的折射率的迈克耳孙干涉仪,有测量电子电荷的密立根油滴仪等。这在当时的条件下,对于大同这样一所私立大学来说是多么不容易。

由于学校经费困难,兄弟二人不仅将在国外积蓄捐出补贴学校,而且在大同上课也不拿薪水。他们四处兼课,常年奔波在各大学之间:交通大学、同济大学、南京高师、东南大学……风尘仆仆,艰辛备尝,是大同大学在外兼课最多的老师之一,而所得收入除生活费之外悉数上交学校。有人统计,仅胡明复,10年间为大同捐资达2万余元——这也是他当时的全部节余。

在胡氏三兄弟及立达学社成员的苦心经营下,大同由当初仅设普通科(初中)逐步增加到大学预科(高中)、专修科,直至本科,并于1922年经国民政府立案改为大同大学。到二三十年代,大同大学已是沪上学科门类较齐全,颇具规模的知名私立大学:占地100余亩,图书馆、教学楼、实验室、体育馆等一应俱全。由胡明复、胡刚复、吴在渊领衔的数、理及电机系蜚声学界。可惜抗战期间,因无财力迁往内地,大同部分校舍遭日本飞机炸毁,后又被日军占为养马厂。上海沦陷后,学校迁入租界,借地方继续上课,十分困难。但他们百折不挠,二次创业,含辛茹苦,一如既往,于19399月又贷款在新闸路建成新校舍,继续在抗战的烽火中培养人才。

大同大学是辛亥革命后中国最早成立的私立大学。在40年的办学历程中(1952年大同大学在院系调整中被取消,仅保留大同中学建制),培养了钱其琛、钱正英、于光远、严济慈、钱临照、陈学俊、沈天慧、 华 君武、傅雷等一大批人才。它是中国现代知识分子执著追求科学与教育救国的典型。胡氏一门追随敦复三兄弟先后服务大同大学的还有他们的胞妹胡范若、胡芷华,堂兄胡宪生、堂妹胡卓等。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10155387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