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校史人物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校史人物 > 陈石英相关文章
诤诤谠论对党言

1949527,上海解放后的一支解放军部队由上海西郊开入交通大学体育馆借宿,陈先生闻讯后十分高兴,会同应变会的成员做好接待。

65,上海市人民政府在基督教青年会召开由上海科技、教育和文艺界代表162人参加的大型座谈会,由陈毅市长向他们作报告。他首先向大家表示慰问,继而分析了当前上海的形势,阐述了中国共产党的各项政策,特别是科学技术和文化教育方面的政策。使与会者听后大受感动。吴有训先生即席发言畅谈自己的感受。很多专家学者纷纷表示自己一定要在人民政府领导下,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为人民共和国作出贡献。在这些与会者中,还出现了不少的“陈毅迷”,对这位武可指挥千军万马,文可定国安邦的将军感到由衷的钦佩。陈先生也是其中的一位,称陈毅是中国共产党内一位文武双全不可多得的“帅才”。

解放初期他作为交大的主要负责人,认真执行党的教育方针。处理行政事务秉公办理。

19511230,上级党组织为了加强党对学校工作的领导,从华东人民革命大学调来了60多名干部,陈先生以学校校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身份代表学校欢迎他们来校,在上院114教室召开欢迎会。他说,这间教室有光荣的革命传统,是交大进步同学与国民党反动派斗争的场所。今后,希望大家与交大教职工一起,为办好人民的交通大学而努力。

19522月,交通大学党委正式成立,党委书记李培南与他合署办公。陈先生常就学校中的一些重要工作如何处理,坦诚地向党委书记提出意见和建议。他们俩人一起学习《联共党史简明教程》及其他文件,遇到学习中的问题陈就向李请教。陈先生很尊敬列宁,在他的书柜里,存放着一张从苏联杂志上取下列宁的铅画像。有一次,几位电力系工业企业电气化专业的师生来看望他,陈先生幽默地说:“列宁讲过,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全国电气化。在中国共产主义社会就是社会主义理论加上你们”,引得师生们开怀大笑。

先生性格豪爽,直言不讳,常常“言人之不敢言”。他说:“古人说过,人之所以为人者,言也。人而不能言,何以为人。”他担任过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和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能见到各阶层各方面的人士,听到很多一般人听不到看不见的事与物。他佩服周恩来总理对人体贴入微,办事周密精细,处理难题迅速果断的高贵品德。对于有些干部,在当了大官以后,就以救世主自居,动辄整人训人,他很反感。他曾经自豪地说:“不要以为你是共产党员就感到了不起,我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常常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有些党员哼哼哈哈,不说真话,当领导人一定要允许人说话,说真话,要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他反对大跃进中人们的蛮干,对什么单课独进、大炼钢铁、深耕密植、电网捕鱼,以及报纸上报导的老百姓在大跃进中的冲天干劲和取得的巨大成绩,他直言不讳地表示了自己的看法。但是,在这众所周知“干劲冲天”的年月里,又有谁会去倾听一个老知识分子的逆耳忠言?

1957,由于反右运动扩大化,高校里出现一股批判“旧传统”及其代表人物的风。过去,陈先生经常要讲讲“老交大传统”,这次运动中也有一些人把陈老夫子当作老交大的代表人物批判。党委领导认为不能把陈先生当右派批判,但又不能不帮助他“过关”。于是想了一个办法,让他出面召开“记者招待会”,由有关师生员工代表参加,他接受大家的提问(有的人是质问)和意见(有的人是批判),在会上自己作解释(检查),结果一次没有过关,又开了第二次“记者招待会”才过了关。这样做,在当时已经是相当“和风细雨”的了。对于与会者各式各样的“帮助”,他来个“照单全收”,他在表态时狠狠地把自己痛骂了一顿。我听 陈 先生说过:“我从心底里自问,没有反对过党”。更令我终身难忘的是第二次“记者招待会”会后他对我说:“我陈石英在交大的四十年,是年纪活在狗身上了”。我体会到他的心中在滴血,在那些批判他的人中,不少人是他教过的学生呀!第二天,他悄悄地对我说:“凌烟阁上人,未必皆忠烈,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我陈石英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主义’呀!”

由于市里领导的关心和保护, 陈 先生总算度过了反右斗争的难关,没有被打成右派分子。市委负责同志曾经去看望他,对交大的有关领导说:“我们要注意呀,朋友应该多一个好一个”。现在想想,这位负责同志真是体现和正确贯彻了党的知识分子政策。

在又快过了半个世纪以后,1981627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会议一致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陈 先生这时已是垂暮之年,但他对这份决议却十分认真地阅读,有些语句下面还用笔划了红线。他的“这到底是为了什么”的疑问,终于找到了正确的答案。那就是《决议》所写“毛泽东同志把社会主义社会中一定范围内存在的阶级斗争扩大化和绝对化,发展了他在1957年反右派斗争以后提出的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仍然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的观点”。“在对待知识分子问题、教育科学文化问题上发生了愈来愈严重的左的偏差,并且在后来发展成为‘文化大革命’的导火线”。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9906184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