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校史人物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校史人物 > 陈石英相关文章
一言能释百种疑

先生在美国就读的麻省理工学院,堪称当时全美最佳的理工科大学。1900年该校成立了美国第一个物理化学实验室,其电子工程和机械工程在当时世界知名大学中也属顶尖。 陈先生天资聪慧,领会问题快捷,对老师的认真讲课,都能领会。麻省教学质量之高,使中国学生折服。其绝大部分课程都由知名教授讲解,连做实验课的指导老师也是由教授担任。所有这些都为以 先生回国执教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交通大学之所以被称为东方的MIT,有 陈先生这样一批教授任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他讲授过“物理学”“水力学”“热力学”,带领学生进行金工实习及机工试验等课程。他对实验室的设备应用情况和发展前景,了如指掌,常常穿着蓝色的工作服和技师胡金华等研究实验中的问题,亲自带领学生做实验。他学术造诣精深,立论精辟,备课精心细致,教学方法灵活。他上课时只带粉笔,不带教材讲义之类的书稿。讲授《热力工程》时,有时学生提出问题,他可以告诉他们此题的题解在哪本教材的第几页上,讲解的是那些内容。他的讲课方式是从示范解题着手,来阐明理论与公式的应用。每次考试以后,他总要安排出一堂课时间对考题进行分析,与学生一起讨论,并对每题为什么批这些分数给予说明,还表示学生如对所批分数有意见也可以当面提出理由申辩。学生答题时如果思路正确应用公式恰当,答案纵然有些瑕疵,他也会给学生批个高分。反之,你“小题大做”,舍简就繁,尽管答案正确,他也会扣掉几分,因为你还不善于用最佳的方法解题。交大著名物理学教授 赵富鑫 先生曾是他的学生。赵富鑫说 陈先生是学校中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被 陈先生称为是他的最好的学生钱学森说过,在交大, 陈先生为自己上基础课留下的印象最深,他“讲工程热力学严肃认真,结合实际,对我们这些未来的工程师是一堂深刻的课,我对 陈先生是尊敬的”。 陈先生对钱学森的要求也极为严格。有一次‘热力学’考试,按答卷成绩可批100分,但 陈先生只批了99分,并把扣分的理由告诉钱学森,说是为了防止他滋长自满情绪。钱学森对老师的关怀欣然接受。195510月,钱学森回国参观母校时, 陈先生作为他早年的老师和母校的领导人给予热情接待。1982925日,他已卧床不起,还用颤抖的手写下了“交大学生有成绩者首推 钱学森 博士”。现在 陈先生这份珍贵的手迹已成为上海交大校史博物馆的珍品。

先生对学生的关怀,可谓无微不至但又不乏严格要求。如学生胡声求要赴美留学,但缺少留学费用,他一次资助他大洋450元。后来这位学生在美国办起了飞机制造厂,为中国人争得了荣誉。学生患病,他常解囊相助。有一次,学生施某在考《热力工程》时患病无法应考, 陈先生亲笔致函有 关 老师,要求让其在病愈后补考,甚至还为他提出了补考的具体时间,令施某感动万分。而另一学生考试时擅离座位多次,经劝阻无效后, 陈先生致函系主任和黎校长,根据校规严肃处理,正可谓爱憎分明,从严治学。

先生在机械行业内可谓是桃李满门,他的一些“老学生”中,有时会联袂去他家问候,这时常会谈到一些技术性的难题向他请教。 陈先生总是象当年在教室中讲课一样为学生解答,阐述自己对这个问题的见解。“老学生”中会感到陈师“一言能释百种疑,深入浅出世无奇”。 陈先生还要求学生们注意创新,他举了美国福特汽车公司的例子,当年老福特在制造成福特汽车和建成工厂后,就认为从此可以唯我独有,天下太平,于是固步自封,墨守成规。不久,他的品牌和工厂就落在别人后面了。老福特的孙子一看情况不妙,就对他祖父创办的企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造,打破了原来因循守旧的规章制度,设计出别人没有的产品。于是,福特汽车又上去了,排在美国汽车制造厂的前列。 陈先生也告诉我们学习外国经验的重要,不管是那个国家的东西,只要对我有利,就应该学习。解放初,国家从苏联购买了一批大小汽车。他说,苏联当时造的汽车不行,就引进了道奇卡车的经验,制造成明斯克牌大卡车。而我们学校的那辆1946年度出厂的小福特,外表上看不是和现在马路上的胜利牌轿车差不多吗?因为后者也是根据福特的图纸建造的。以后,波兰又根据它制造成自己的华沙牌小轿车。胜利牌和华沙牌是“一母所生”的双胞胎。好在科学研究的成果是应该为世界各国共同享用的。

先生自1916年入校以后,成绩斐然。19194月,交通总长叶恭绰签署命令,为了表彰他与交大另外两位老师顾维精和胡端行的教学成绩,特授予他们三位教授每人一枚一级三等奖章。

19363月,交通大学呈文报送上级领导机关铁道部,为了表彰陈先生为交通大学所作的贡献,请求领导给予表彰。铁道部不久即批复同意并批下指令,称陈先生“积学修能,整躬砺节,在校任职业经廿载,谆谆诲人,始终不懈,意念勤劳,应予褒奖”。并发给褒奖状一份,褒奖他二十年来“兀兀穷年,孜孜不倦,热肠毅力,始终无渝。春风桃李,曾经手植三千,化雨菁莪,久已声驰万国,循循善诱,谆谆诲人。为该校之鲁殿灵光,亦学界之中流砥柱。似比积学笃行之士,允宜特予褒扬,庶可彰该教授为国育才之美德,而敦学术界专心任职之醇风”。

这份褒奖状于193648日交通大学40周年校庆时由校长黎照寰授予 陈先生。会上, 陈先生致辞答谢,表示要一如既往做好自己承担的教学任务。

在经过了70年后的今天,重温当年铁道部对 陈先生的表彰,仍然感到是十分贴切的,无异于是一份为他在交大工作了一辈子的鉴定。

19832月,上海交通大学为表彰他对学校所作的贡献,授予他一枚0001号纪念奖章。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9851778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