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校史人物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校史人物 > 张廷金相关文章
蒙冤别交大 昭雪难忘情

1945年久居日伪铁蹄下的民众,终于迎来了抗战胜利。但沦陷区的学校却被国民党政府称为“伪学校”,学生被称为“伪学生”,要予以“甄别”。张廷金因当校长,蒙受汉奸嫌疑而被获罪,遭致法庭传讯。19459月,张廷金致上海区专科以上学校教职员甄审委员会《张廷金自白书》。书述:一、受南洋大学校董会之托,出面维持校务,实含有使交大理工教育在战争中生存成长之意。不然,则交大校产、设备、图书、仪器等势必全部沦于敌手,国家元气大受损失;二、汪伪加以校长名义,我既未正式宣誓就职,亦未交接手续,也未开会宣布就职;三、抗战8年,不为利诱,不为威屈,未曾离开岗位一步,勉竭驽钝,保存东南最高交大理工学府,掩护中央简派校长,以书患难与共之义。10月,再次呈送《张廷金自白书附件》,详述迁移至租界、私立南洋大学直至“国立交通大学”8年租界办学经历,千言万语逶迤写来,积年艰辛悉数涌入笔端,有无限感慨,也有无数委屈。如果说,徐名材等教师在重庆小龙坎条件欠缺的情况下建立分校,充满了披荆斩棘的斗士的勇气。那么,张廷金等教师在沦陷区求生存则更需“隐忍”的意志,说是卧薪尝胆、忍辱负重之壮举,有过之乎?

1947年,张廷金以“汉奸嫌疑”被提起公诉。知晓原委的交大当事人和社会名流纷纷出面,证明其清白。立法院院长、前交大校长孙科亲笔致函司法部长:“交大校产得以保全实属张(廷金)君之劳绩”,要求免于汉奸嫌疑提起公诉。曾亲历此事出任校董事长的唐文治更直言:“张廷金于恶劣环境之中,艰苦奋斗卒能维护教育,保全校产以待中央接收,其奉职之忠,卫国之诚,可与前线作战将士相比”。日伪期间受张廷金掩护的前校长黎照寰力证:教育部下令保存校产,环境恶劣非得人对外不可,乃同意表决请张廷金代行校务。抗战胜利后前来接收租界内交通大学的吴保丰校长证实道:“沪校理工各系贵重图书仪器机件等设备以及各项校产单契多半完整保存,学生程度亦属优良,此皆张廷金君历尽艰苦保全维持之功”。抗战期间的国民政府教育部长陈立夫也证明道:张廷金任职既由校务会议推举与商请,其目的在于维护校产,对当时处境不能公开否认伪命,惟有置之不理,他见危授命,真难得之国士。开庭前,张廷金的交通大学同仁、也是他的学生朱家琦教授,恳切地对为父亲之事急切奔走的张廷金之子说,开庭人要去的,但有我在,尽管放心。1948630,上海高等法院最终宣判“张廷金无罪”,还让张廷金写了张条子:若有人诬告,可以来法院告他。

虽然官司胜诉,这件事对张廷金造成的影响却难以消除,早在1945年秋天,他就在无奈中再度离开了交通大学。“忠而见谤,信而见疑”,张廷金始终难以释怀,解放后人民政府请他出来工作,他婉言谢绝,情愿在家中安度晚年。

张廷金建造过两个电台——上海市国际无线电台、南京国际无线电台,此外还开办过公司。他生活非常俭朴,以后靠工资积蓄及建造无线电台的酬金等,建造了一栋房子,以分租度日。他闲居家中,看书、写字、画画、种花,把家里打点得妥妥贴贴的。他的书房四壁书架上放满了书和杂志,曾经获得的许多国内外的奖章、证书就散布其中。1958年前后,张廷金不幸患上了食道癌,1959年逝世,享年73岁。他的学生张煦,很多年后,还时时记起他,回忆当年他带着同学们迎接享有盛名的世界无线电发明家马可尼(Marconi)来交大访问的情景。那是一个值得记忆的日子, 张 先生正值壮年,高大威严、风华正茂。学生们很骄傲,因为,“那时无线电在国际上正开始兴旺发达”,而他们的老师—— 张 先生已是国内无线电的先驱者。”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9906179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