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校史人物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校史人物 > 唐文治相关文章
唐文治人文教育思想

唐文治掌校时,十分重视人文精神的教育。这是他办学的重要特色。一方面他把西方先进经验大胆拿来为我国培养科技人才所用;另一方面他在培养人才中坚持民族自尊,以我国悠久传统文化的精华来培养学生,并把两者结合起来塑造热爱祖国、道德高尚、人格健全、身体健康、掌握先进科学技术、为振兴中华贡献力量的一流人才。

在培养道德品质、掌握先进科学技术和锻炼强健体魄三者关系上(也就是说在处理德、智、体三者关系上),唐文治观点鲜明,措施果断。他强调道德是基础。因此,在他任交大校长14年中,交大的人文精神教育如日初升,普照整个校园,成为交大校史上独放异彩的一页。

(一)   极力提倡国文教育

唐文治本人是一位国学大师,精通中国古代典籍及我国民族固有传统优良道德。他到交大任职后曾致函交通部陈述国文之重要,称“国家之强弱,人类之存灭,其唯一根源端在文野之制。旷观世界各国,其竞进于文明者,则其国家、其人类强乎!存乎!否则,其国家、其人类弱乎!灭乎!我国文化胚胎独早……两千年历代相承……自西学东渐,以为从事科学,我国文字即可置之无足重轻之数”。他认为,若如此,十余年之后则我国悠久文化传统将被逐渐淘汰,“深可痛也”。其实唐文治已于1909年在本校设置了“国文科”这一机构。每逢星期日由他本人和国文科长分班给全校学生讲授国文课。结合道德教育,给学生讲授古典文籍,教材由唐文治亲自编著。据不完全统计有《曾子大义》2卷、《国文阴阳刚柔大义》8卷、《论语大义》20卷、《孟子大义》7卷、《大学大义》《中庸大义》各1卷。此外,他还编了《人格》一书,作为道德教育的范本。唐文治每逢星期日按时上课,直到1920年他辞职。14年如一日,从不间断。后来,他的目疾日益严重,双目几近失明,行走需人扶持时,仍然坚持在大礼堂为学生讲课。因为目力不行,他就自己背诵课文,一字不差,讲解精微透彻,讲课声音铿锵宏亮,学生为之感动,很受欢迎。同时,唐文治还设立了国文研究会,全体同学都参加。每年秋季举行国文比赛,即作文比赛。比赛评出第一、二、三名发给奖品。奖品由他自己出资购置。他用作文比赛的方法,发动全校学生认真学习国文,注重道德品行的修养。由于当时学生“均为一时俊彦,于国学素有根底者”,加之唐文治校长亲自倡导。交大同学们的道德文章和道德修养蔚然成风,形成优良传统。在唐校长主校期间,沪上人士曾对学校有“中学好、科学好、体育好”的赞美。其中“中学好”实质指国学好、作文好、文风好。很多听过唐校长讲课和参加过作文比赛的老校友,缅怀唐校长时都说:“当年唐校长注重中国文学,不但使你文笔通畅,便于运用;而且使你对于做人处世的道理,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校长注重国学教育和人品陶冶对交大影响深远。即使在1920年唐文治辞职以后交大对国文教学仍极重视,直到40年代学生作文比赛,仍然盛况空前。1937年上海陷入敌手,徐汇区校舍被日寇占领,交大一批师生奔赴重庆办学,另一部分师生被迫暂借当时法租界的震旦大学校舍上课。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寇进入租界,形势更加险恶。1942年,交大 国文 老师是著名国学专 家王蘧常 教授(唐文治在无锡国专任校长时的弟子)。他仿效东汉建安七子之首的王粲作《登楼赋》,抒发国家动荡、人民苦难之愤思的先例,以同一题目令学生作文,其意深刻现实。而学生们对老师心意深有领会,便借《登楼赋》作文题,抒发对日寇的满腔仇恨,和面对祖国山河变色的无限忧伤和切肤之痛。其中财务管理系二年级学生王福穰的文章,不仅书写秀丽工整,而且行文“缠绵悱恻,颇有得骚人之旨”,体现了深厚的文史知识功底。19492月,学校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为题,举行国文竞赛,以砥砺学生品行。当时获比赛第一、二名的均是理、工科学生。两篇文章立意雄浑,论点鲜明,具有相当警策性和说服力。

(二)   采取多种措施,形成砥砺学生品德的浓厚气氛

1908年,唐文治对学校原有章程和宗旨加以重新修订,突出对学生的道德教育,他上书邮传部称“……严定章程,以道德端其模范,以法律束其身心。庶几教授管理可以有所措手,学生乃能有志上进蔚为通材。……”章程对教职员及学生条规分别定为“各职员规条专以本身作则为宗旨,各学生规条专心敦崇品行为宗旨……”,可见他把对学生的道德教育列为首位而定入章程,俾全校师生员工遵照执行。唐文治经常勉励学生要以“求实学务实业为鹄的”。1909年学校制定了校旗和校歌。校旗上绣一狮子,雄姿焕发屹立于地球上,象征着中国如睡狮已醒,将在世界上崛起。配合校旗还制定了校歌,歌词是:“醒狮起,搏大地。壮哉吾校旗。愿吾师生全体明白旗中意,既醒勿睡,既明勿昧,精神常提起。实心实力求实学,实心实力务实业……便是光辉吾校旗。”1910年唐文治亲自制定“勤、俭、敬、信”为校训,他解释校训4字之意是:学生若不能“勤”,将无法生存于世;“俭”以养廉,则为立品之始基;“敬”为尊重客观,敬亲、敬师;今日敬学,他日敬业。 “信”指交际之道,信用为第一义,信用一失,此身难以立于社会天地之间。

他还提出以“诚、恒、耻、立志、礼、公、勤、俭”为学生修养德行的准则,在大礼堂悬挂联幅。上联:“好学近乎智,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虽愚必明,虽柔必刚”;下联:“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所存者能,所过者化”,作为学生砥砺品德的座右铭,影响深远。至今许多老校友仍铭刻在心,成为他们做人的终身准则。现已辞世的原上海市南洋模范中学校长赵宪初、原上海市副市长赵祖康、原全国政协委员顾毓泉等,晚年在说到唐文治老校长的道德教育时,对大礼堂悬挂的联幅仍能一字不漏地背诵出来。唐文治还经常以中国优良文化传统,岳飞、文天祥等历史人物的英雄事迹教育学生。 “九一八”事变,日寇占领我东北三省,举国震动。唐文治此时任无锡国专校长。他作《国鉴》斥责当政者的误国,并籍以警醒人心。他在国专学生食堂挂了一块匾,上面写着“世界龙战,我惧沦亡,卧薪尝胆,每饭不忘”,要求师生效法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不忘国耻。

  (三)提倡各种体育锻炼,磨砺人品。

对于体育锻炼,唐文治有他独特见解。认为体育锻炼、竞赛活动不仅可以强身,而且可以磨练砥砺人品。因而他不遗余力提倡各种体育锻炼。当时对校内中学各年级学生进行严格军事训练,即使是烈日当空,挥汗如雨,仍要荷枪实弹、步伐整齐进行锻炼。大学各班更是发动开展足球、垒球、武术、技击等各项体育运动。他还支持学生课余开展音乐、美术、戏剧等文艺活动,使学生多才多艺。体育锻炼时,他经常亲临现场观看。足球赛若遇劲敌,赛前他必亲临讲话鼓励,当时称为“誓师”;比赛获胜而归,当晚于大礼堂集会庆祝,他必亲临讲话慰劳,当时称“庆功”;如果比赛败北,在大礼堂集会检讨原因,他也必亲临讲话要求大家决不气馁,待他日夺胜以雪校耻,当时称“雪耻”。在唐校长支持下,体育活动开展得生龙活虎,不仅锻炼了学生身体,而且砥砺了学生坚强意志和毅力。学生们说:“以之作战,可胜敌人;以之治学,可克困难”。

(四)   关心国家大事,聘请志士仁人来校演讲。

唐文治主掌交大办学的年代,杜绝了科举时代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迂腐作风,尽量吸收社会上各方面先进思潮进入校园,以开拓师生的视野和思路,启迪师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意识,和“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民族忧患意识,以激发全校学生立志高远,为救我中国、振兴中华而发奋学习,自觉培养自己成为国家栋梁之材。

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了满清封建统治。孙中山先生被推举为南京国民政府临时大总统。191241日,孙中山先生辞去临时大总统后,先后赴全国各地考察交通实业,宣传民生主义和铁路建设计划。191212月底,孙中山回到上海寓所时,接受唐文治校长邀请到校演讲。孙中山莅校时受到师生热烈隆重欢迎。孙中山首先讲了交通建设。他主张10年内建成10万里铁路、20万里公路以振兴实业和巩固国防。同学们听时大受鼓舞。据当时就读于土木科一年级的学生淩鸿勋校友回忆说,那时“由于听了国父的演讲,我毕业后长期从事铁路工程事业,未始不是受了这一伟大启示”。

19161211,曾任学校特班总教习,后任北大校长、中央研究院院长、著名教育家蔡元培来校演讲,听者踊跃。演讲强调工业教育的重要性,他认为“工业为最有价值的学问。工业种类颇多,而以路、电关于交通尤为重要”。蔡元培曾留学德国5年,他以德人在欧战中利用路、电的事例说明“路、电之关系国家重大可知”。而且“交通便则吾人寿命即长,盖交通便则时间省。时间即金钱,实时间即寿命也”。“中国今日路、电尤其重要,种种实业尚在幼稚。路、电不修,每事率倚重外人,盖吾人于工业多属门外故也。仅有一、二突出人才如詹天佑”。可见,我国对路、电人才之急需。他强调提倡民主,必须发展工业,而发展路、电、工业,培养工业人才尤为当务之急。蔡元培还讲到学校体育、美育均属培养人才必需的方针,“贵校之体育会亦为调剂心理之一种。有勤学太过者则可籍体育舒展其精神。贵校正议建藏书楼,庋藏各种深奥有味之书报,阅之亦足以调剂心理”。

19161216,著名学者梁启超来校演讲,听者千人,盛况空前。梁启超演说一再引起全场热烈鼓掌。可见使同学受鼓舞和启迪之深。

此外,在同年11月还有本校校友、同盟会会员、我国近代爱国主义民主主义、教育家黄炎培来校作题为《美国旧金山城市之勃兴及美国汽车工业之宏大》的演讲。

唐文治对理工科人才的培养,重视先进理念,重视爱国教育,重视人文教育,重视体格意志磨砺等教育思想,为国家培养一流理工人才树立了榜样。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9906215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