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校史人物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校史人物 > 唐文治相关文章
讲国学响逖行云 铿锵悦耳

国学大师、教育家唐蔚芝老夫子,在后半生中先后出掌两所学校:一是创建至今已历111年的交通大学,一是解放后经过几次院系调整现已并入苏州大学的无锡国学专修学校。我有幸成为这两所学校的毕业生,感到无比光荣。1944年老夫子八十寿辰,我曾作为国专学生代表之一到南阳路唐府祝寿,并在讲授应用文课程的何芸孙师指导下献上寿联:是潜龙勿用之身,寿登大耋;继鸣鹿重赓而后,颂献南山。”1954年老夫子以九十高龄逝世,我 曾随先 君文无公至万国殡仪馆吊奠,并带去挽联:教泽记微言,最难忘致良知、道中庸、为生民立命;悲风托遗响,如闻读出师表、秋声赋、吊古战场文。今值老夫子142周岁诞辰,谨以小文寄托学生追思之忱。

交通大学原名南洋公学,在老夫子主持校政长达十四年的时期内,曾用邮传部上海高等实业学堂和南洋大学等校名。当时学校充满蓬勃向上的气氛,新创设电机科等,奠定了交大作为工科大学的基础。电机科创设于1909年,《茹经年谱》中说:中国学校之有电机,自此始。这固然与老夫子曾任清朝政府农工商部左侍郎署理尚书,并有出洋考察的经历有关,但在那时的条件下,从老夫子的学历和专长来说,仍不能不佩服他的远见卓识。因此在交大校史上,乃至在中国教育史上,都是应该大书特书的。

1941年夏,我从省立上海中学高中理科毕业,决心报考交大电机系,因为交大是名牌大学,电机系是最难考的系。结果侥幸被录取。当时交大借用震旦大学的校舍,地址在法租界吕班路(今重庆南路)。每逢星期天,老校长应门生故旧之请,特地到学校来作演讲。演讲时由陆景周师辅助,内容分两部分:一半讲性理,一半讲文章。老夫子那独特风格的读文法,我就是从这时开始接触到的。128日珍珠港事变发生,引起太平洋战争,租界风云突变,学期匆匆提早结束,每个学生领到一张由黎照寰校长签署的交大肄业证明书。寒假后校名暂由国立交通大学改为私立南洋大学,在原址继续上课。由于敌伪势力蠢蠢欲动,学校处境困难,学期又提前结束,发给学生每人一张由唐文治校长签署的南洋大学肄业证明书。前途如何,令人担心不已。

老夫子创立无锡国专并任校长,我早就知道,不仅因为这学校在江南一带声名颇著,而且抗战前故乡江阴家中的房客、父执谢幼陶师的哲嗣学裘兄是国专学生,他家与他通信时写在信封上的“无锡学前街国学专修学校谢学裘”中的四个“学”字,曾给予我深刻的印象。幼陶师又是国专特别讲座主讲教授 陈石遗 先生的学生,与老夫子很熟识,因此常提及国专,提及“唐蔚老”。但是我会进国专读书,则是始料所不及的。

1942年暑假后,交大终于被敌伪强行接管,由私立南洋大学变成伪国立交通大学。同学们都早就料到会有这一着,但各有各的打算。面前有四条路可走:去内地进重庆交大,进伪交大,转学私立大学相同系科,停学。我一没有能力去内地,二认为进伪交大是失节,三又不愿改入私立大学,决心停学自修。父亲觉得光在家自修不妥当,考虑到我平素喜欢国文,而且从高中起就在学作诗词,建议进国专学习。经过交大国文教授、国专教务长王瑗仲师介绍,考进了国专。本来可以插班本科二年级,因为我只是利用交大停学期间有个地方读书,并没有想读到毕业,所以决定从一年级读起。不料随着战事的拖延,年复一年地继续读下去,终于读到三年毕业,正好抗战胜利,国土重光,交大复员,我得以回交大复学,在时间上完全衔接。至1948年从交大电机系毕业为止,我在连续七年内完成了与唐校长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两所不同学校的学业,并以此自豪。在此后的就业生涯中,我始终没有忽视把两所学校的专业结合起来,以期不辜负老校长办学的苦心孤诣。我长期以来从事科技翻译,就是两者结合的体现。

我在国专学习时,校址在爱文义路(今北京西路)乐群中学内。楼下有一个礼堂,每逢星期天,老夫子仍来作演讲。同时我们一年级的课程中,有一门“中庸”是校长亲授的,用的课本是自著《中庸大义》。此后校长除了演讲不再到校上课,我们这个班级的同学就成了校长正式授课的最后一批弟子,这又不能不说是我们的幸运。用作其他课程课本的校长著作还有“基本文选”课的《国文经纬贯通大义》、“孟子”课的《孟子大义》等。我则除售缺的书以外将《茹经堂全书》几乎买全。可惜经过浩劫,散失殆尽,欲补无从,思之慨然。

国专学制,预科两年,本科三年。从本科二年级起按学生志愿分为文学、史地、哲学三组。我属文学组,自然对文学方面的学习较感兴趣。老夫子的著作中,除文集外专属文学性质的有《国文大义》、《古人论文大义》和《国文经纬贯通大义》。另有《国文阴阳刚柔大义》,我没有见到过,据说内容较深。就我所学习到的来说,除了所谓古文四象即太阳气势、太阴识度、少阳趣味、少阴情韵,像“神、理、气、味、格、律、声、色”和“雄、直、怪、丽、茹、远、洁、适”两个八字箴言,还有像“必先潜研乎规矩之中,然后能超出乎规矩之外”这样的创作原则,以及四十八法等,都有鞭辟入里的丰富内涵,真是多方启迪,沾丐无穷。老夫子自己的文章更是提供了完美的典型,文集中既有《说龙》、《释气》一类的汪洋恣肆的大文,又有《游日光山记》这种心境两闲的小品。老夫子以古文名家,诗不多作,但是以《蔚蒿哭》组诗一百首为代表的韵文作品,其价值应不在散文之下。(编者按:老夫子的骈文也有很深功底,但作品留下不多,《交通大学图书馆募捐启》是著名的例证。)老夫子并擅作楹联,据哲嗣谋伯师回忆,昔日曾于观《白蛇传》戏剧后撰有一联:“怜卿误作白蛇娘,结终古无情眷属;愿我化为赤帝子,扫千秋离恨乾坤。”蔼然仁者之心,溢于言表。至于对昆曲的喜爱,则可从读文灌音片最后一面与谋伯师“乔梓合唱”《长生殿·小宴》中“粉蝶儿”一曲获得佐证。凡此都说明老夫子不仅仅是一位严肃的古文家,而是兼擅各种文体,并且对民间文学也饶有兴趣的。

老夫子的读文法是颇具特色的。读文法随文体而不同。按先生所读,大致可分为四类。第一类是《诗经》、《楚辞》和五七言诗歌。这类文体句法整齐,结构前后重复,读法主要在表达出韵味来。第二类是长短句,在诗歌读法的基础上,随词体不同而变化。第三类是上古散文,以经书为主,因写法古朴,读法也比较庄重而拘谨。第四类是先秦诸子以次的历代散文和骈文,以及一部分韵文。随着文体的蓬勃发展,不仅句法变化多,文章结构变化亦多,相应地读法也错综复杂起来。先生读文法的博大精深,特别体现在这一类文章中。

先生读文法的特色突出体现在它的音乐性上。这是往日所学习的以及后来所听到的其他读法都不能相比的。四十年代中,上海大中华唱片 公司曾请 先生录制读文灌音片一套,共十片,内容包括《诗经·鸨羽》、《卷阿》、《常棣》、《谷风》、《伐木》,《楚辞· 云中 君》、《湘夫人》,《左传·吕相绝秦》,《史记·屈原列传》,诸葛亮《前出师表》,韩愈《送李愿归盘谷序》,李华《吊古战场文》,欧阳修《秋声赋》、《丰乐亭记》、《五代史伶官传序》、《泷冈阡表》,范仲淹《岳阳楼记》,苏轼《水调歌头》,岳飞《满江红》,唐若钦公《迎春诗》、《送春诗》,昆曲《长生殿·小宴》,其中除昆曲有现成曲谱外,《诗经》、《楚辞》和两首诗属上述第一类,《水调歌头》、《满江红》属第二类,《吕相绝秦》属第三类,余皆属第四类。这一套灌音片保存了先生所读各种体裁、各种风格的古典文学作品,弥足珍贵。惜为当时录音和制片技术所限,唱片又不耐久藏,今日听来,已有模糊和失真之处,较之昔日亲炙时的感受,逊色多了。

茹经 先生读文法,除随文体不同而异其调外,并随文章性质而改变音调及节奏。所谓文章性质,首分阴阳,即柔性与刚性。进一步分为太阳气势、太阴识度、少阳趣味、少阴情韵四种。先生之言曰:“读法有急读、缓读、极急读、极缓读、平读五种。大低气势文急读极急读,而其音高。识度文缓读极缓读,而其音低。趣味情韵文平读,而其音平。然情韵文亦有愈读愈高者,未可拘泥。”谨就粗浅的实际体会来说:太阳气势文汪洋恣肆,雄劲奔放,读时要求高亢急骤,酣畅淋漓,如长江大河,一泻千里。反之,少阴情韵文宛转缠绵,感人肺腑,读时要求曼声柔气,一唱三叹,达曲曲传情之旨。少阳趣味文从容闲适,读时须舒展自如,不慢不急。最难读的是太阴识度文,因其大都重在说理,潜气内转,锋芒收敛,读时既不宜图快,又不可使力量减弱,必须掌握高下疾徐的分寸,将文章的深刻内容通过优美的声腔表达出来。

先生读文法传自桐城 吴挚甫 先生。但桐城与先生原籍太仓方言相去甚远,读法肯定不会完全一样。因此可以说 茹经 先生读文法是具有创造性的。可惜的是, 吴 先生如何读文,已不可得而闻知。 茹经 先生读文时,神完气足,感情充沛。虽届耄耋之年,仍旧声若洪钟,苍劲有力。先生传人之中:哲嗣谋伯师神情酷肖,但醇厚有余,而老练不足;陆景周师温文尔雅,宜于读上古经文,得古朴庄重之意,其他则有未逮;唐尧夫师嗓音得天独厚,高亢洪亮,尤其在读太阳气势文时,响遏行云,铿锵悦耳,或如鹰隼盘空,忽又飞流直下,教学效果甚佳。

先生独具特色的读文法,对于我们南方人来说,特别便于学习。教我们“基本文选”的唐尧夫师是南汇人,在他的大力提倡和悉心指导下,这种读文法得到了普遍的推广。我在江阴读书时,原来学过当地的读文法,后来又在常州外家学到过另一种读文法,现在接触到新的读文法,觉得它有一种特殊的魅力。虽然我没有把过去的读法丢掉,但是用这种读法时,似乎效果更好些。关于这一点,我有深切的体会。有一次用这读法读韩愈的《祭十二郎文》,竟然深入文章境界,以致涔涔泪下。这说明这种读文法对于表达文章的气势和感情,确有独到之处。

有一个不大被注意的问题,老夫子常常提到,这就是入声的重要性。在四声中,平上去入各具特点:平声平稳,上声高亢,去声悠远,入声短促而有力。这短促大家都知道,而有力则往往被忽视。老夫子曾以诗句“星垂平野阔”、“气蒸云梦泽”、“晚来天欲雪”、“地犹邹氏邑”等为例,说明入声的重要性。并特别介绍扬州史可法祠堂联:“心痛鼎湖龙,半壁江山双血泪;魂归华表鹤,二分明月万梅花。”认为这副对联之所以声音响亮,部分原因在于壁、血、鹤、月都是入声。我过去从未听到这种议论,受此启发,便在诗词联语等的写作中加以注意。果然发现:往往一句句子看看不差,读起来就是没劲,原来里面缺少入声字,把个别字换成入声,效果顿然不同,有如响斯应之妙。这个诀窍,使我终身受用不尽。

老夫子的学术造诣,由门弟子们推崇为“性理兼考亭姚江之长,文章继昌黎庐陵而起”。老夫子对宋明理学进行了系统的研究,有关著作有《性理学大义》、《紫阳学术发微》、《阳明学术发微》、《性理救世书》等。宋明理学的内容,主要不外两部分:一是推论认识本原,二是讲述道德修养。老夫子融会贯通,尤其注重道德修养方面的实践,并专门撰写了《人格》一书,用意可知。老夫子经常讲的四句格言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国专校训是“致良知”。茹经堂楹联有云:“人生惟有廉节重,世界须凭气骨撑。”表现出老夫子谆谆教诲的主旨。而且不仅言教,更有身教。老夫子一生光明磊落,正义凛然,木铎觉人,金针度世,在中年双目失明的情况下,作出了非凡的贡献,为后人树立了一个知识分子的光辉榜样。无怪乎交大致送的挽联称:“有三达尊,兼三不朽;晋百年寿,为百世师。”真是再贴切不过的了。

老夫子的伟大,决非区区小文所能状其万一。我不过从个人的角度,作一番管窥蠡测而已。至于详尽的纪传,将以俟之博雅君子。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9853425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