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校史人物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校史人物 > 白毓昆相关文章
白毓昆献身滦州起义

滦州,即今河北省滦县,原属永平府(今河北省卢龙县),西距北京不到300公里,东距山海关不到100公里;京奉(沈)铁路经过于此,设有车站。因此,滦州是连接关内外的咽喉之地、战略要冲,是北京与东北之间的重要门户。1911年10月,清政府曾决定在滦州举行秋操(军事演习),后因武昌起义爆发而取消。但参加秋操的新军第二十镇、第六镇、第二混成协等部队已集结在滦州一带,总计万余人。此时,白毓昆、孙谏声、凌钺等人率领民兵20余人来到滦州。白毓昆一行抵滦州,首先进入滦州州署,说服知州朱佑保参加革命;随即又与驻滦部队取得联系。驻军的革命中坚力量主要为二十镇下属四十协七十九标的三个营,第一营管带(营长)施从云、第二营管带王金铭等均表示赞同共和,同意率兵起义。
    12月31日,王金铭、施从云、白毓昆等人高举义旗,率众起义,滦州的军队、机关均左臂缠白布,城内商民皆门前挂白旗,以示反正,全城人民一片欢腾。起义军民通电袁世凯和全国各省,表明共和主张,电文称“自武汉事起,各省响应,势如奔涛,足见人心之所向,……全国人民望共和政体,甚于枯苗之望雨。……诚以非共和难免人民之涂炭,非共和难免外人之干涉,非共和难免日后之革命”;“是以陆军混成四十协官兵等”,“全体主张共和”。1月3日,白毓昆、孙谏声和王、施等人宣布滦州独立,组成北方革命军军政府,王金铭为大都督,施从云为总司令,白毓昆为参谋长,孙谏声为军务部长,凌钺为外交部长。次日上午8时,在滦州州署举行了隆重的北方革命军军政府成立大会,军政府各等官员举行就职典礼,王金铭、白毓昆、凌钺相继演说,阐述革命原旨大义,历时数小时,言者动容,闻者感奋。接着,革命军举行了盛大阅兵仪式,滦州民众欢欣鼓舞,夹道欢呼,邻近地区的百姓和在滦的中外嘉宾纷纷前来参加盛典。
    为了镇压起义,1912年1月2日,袁世凯急派当地驻军首领、通永镇镇守史王怀庆赶赴滦州,又调曹锟的第三镇军队前来镇压滦州起义。1月4日夜,起义军一、二营仅余官兵700余人转移部队,行至雷庄,遇曹琨军阻截;为避免一场血战,王金铭、施从云等与佯称议和的清军进行谈判,竟至被骗入军营,于5日凌晨惨遭杀害。白毓昆与敢死队队长熊朝霖二人寻小路拟步行回天津以图再举,行至古冶,不料竟入王怀庆重兵之地,被清军俘获。他们被押至开平,由王怀庆亲自审讯。面对敌人,白毓昆大义凛然,毫不掩饰地说:“我就是滦州革命军参谋长,为国家而投身革命的,早已准备为国捐躯。”他环顾四周,面对清军官兵沉痛地说:“我死不足惜,惟诸君为满奴,异日将为外人牛马,痛何如之!”他还连连高呼:“同胞们,共和大好!若男子,当如此!”由于白毓昆声望很大,王怀庆唯恐夜长梦多,再出意外,于是密令将二人速速处决。刽子手命白毓昆跪下,烈士斥道,“此身可裂,此膝不可屈!要杀则杀,决不受此侮辱!”烈士立而不屈。敌人猖狂至极,挥刀砍断了烈士的一条腿;但是,白烈士坐卧在血泊之中,依然骂不绝口。最后,残忍的刽子手将其倒挂树上,斩首示众,甚为惨烈。
    烈士牺牲后,天津法政学堂和女师的师生为其收尸,只见白毓昆身首异处,断肢残体难以辨认。还是南洋公学的老友张相文因曾与白毓昆同剪过一块裹脚布而辨认出断肢,大家含泪将肢体拼和装殓。人们从烈士的衣袋中检出一纸,上书就义诗一首:
    慷慨吞胡羯,舍南就北难。革命当流血,成功总在天。
    身同草木朽,魂随日月旋。耿耿此心志,仰望白云间。
    悠悠我心忧,苍天不见怜。希望后起者,同志气相连。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9853405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