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校史人物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史志典籍 > 《三个世纪的跨越-从南洋公学到上海交通大学》文章
上奏光绪皇帝办新学

18963月,盛宣怀接受地方实力派人物、两江总督刘坤一的邀请,赴南京商议新政条陈。借此机会,盛宣怀面陈刘坤一,准备在上海捐购基地,筹款开办一所新式学堂——南洋公学。北洋大学堂创立后,刘坤一就对这所新式学堂很感兴趣,曾专门致电盛宣怀索要办学规章,希望在南方开办学堂时有所参考。此时,盛宣怀主动提出创办学堂,刘坤一欣然答应。

1896年底,盛宣怀移足上海。这一年也是他官运财运一路亨通的一年。1020,盛宣怀被授予专折奏事的特权,可以直接上书光绪皇帝。30日,又被授予太常寺少卿,从一品官衔。他在授衔后的第二天就首次上奏《条陈自强大计折》,提出练兵、理财、育才三端为自强的根本。在附折《请设学堂片》中,他认为西方人才济济,皆源于学堂培养造就,并呈报自己正以北洋大学堂为参照,在上海筹建南洋公学。他还建议除北洋及上海筹设中的南洋公学之外,可以在京师及上海两地设立带有速成班性质的“达成馆”,以从速培养行政官员,上海“达成馆”可附设于南洋公学内。

盛宣怀筹办南洋公学,希望在人才培养上与北洋大学堂有所区别。早先一年创办的北洋以培养实业技术人才为主,南洋公学则办成一所专门培养商务、行政和法律等方面人才的学堂,这是盛宣怀创办南洋公学的初衷。他认为:“环球各国学校如林,大率形上形下,道与艺兼。惟法兰西之国政学堂,专教出使、治政、理财、理藩四门……学堂系士绅所设,然外部为其教习,国家于是取材。臣今设南洋公学,窃取国政之意,以行达成之实。于此次钦定专科,实居内政、外交、理财三事。”他还在公学的设学宗旨中阐明:“公学所教,以通达中国经史大义,厚植根柢为基础;以西国政治家、日本法部文部为指归,略仿法国国政学堂之意……其在公学始终卒业者,则以专学政治家之学为断。”(盛宣怀:《筹集商捐开办南洋公学折》(1898年),《交通大学校史资料选编》(第一卷),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1986年版,第36页。)这一点在首次上呈的奏折中也有所体现,奏折建议“各省先设省学堂一所,教以天算、舆地、格致、制造、汽机、矿冶制学,而以法律、政治、商税为要”。 当中的“天算、舆地、格致、制造”等是盛宣怀在北洋大学堂开设的学科,而“法律、政治、商税”正是筹设中的南洋公学所设专业。盛宣怀的建议实际上是呈请朝廷仿效“北洋”、“南洋”,大兴新式高等教育,自我培养各类高层次人才。

盛宣怀的奏折受到清政府的重视,经过各大臣悉心核议,逐条具奏后呈报光绪皇帝。光绪皇帝又详加批阅,于126发出谕令:“育才为当今急务,节经谕令各直省添设学堂,实力举办。”(《清实录》第397卷。)同意开设新式学堂,并准备在京师、上海两地设立大学堂,经费与各省集捐设立的书院不同,由户部直拨,以示体制,无需由盛宣怀所管的招商、电报两局集款解济。但甲午战败后的巨额赔款,使清政府国库空虚,所谓不用盛宣怀筹款而由政府拨款的谕令只能是一纸空文,无法立即变为现实。

虽然政府拨款办学一时难以实现,但是并未影响盛宣怀办学的步伐。他胸有成竹,决心仍在自己管辖的招商、电报两局集款解决,以求“俾得赶紧兴建,庶几早一日开学,即早一日成才”。(盛宣怀:《筹建南洋公学及达成馆舍片》(1896年),《交通大学校史资料选编》(第一卷),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1986年版,第3页。)1897114,急于办学的盛宣怀再次上奏《筹建南洋公学及达成馆舍片》,再提在上海设立南洋公学,说明由于达成馆经费由户部拨给,原拟在轮船招商局、电报局每年集捐的10万两银元,自然就移用于办理南洋公学。他认为北京是人才荟萃之地,上海是中外交会之所,因此政府应该看到在这两地办学将会对中国发生长远的影响。盛宣怀请求在北京和上海两地首先开设新学堂,希望上海的南洋公学成为一所专门培养从政务商人才的新式学校,立意造就像曾国藩、李鸿章那样的经世致用之才。同月26日,盛宣怀的奏折终于得到清政府正式批准:“该衙门知道,钦此。”不久,南洋公学成立,并最终选定上海徐家汇为公学的校址。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9853416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