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校史人物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史志典籍 > 《三个世纪的跨越-从南洋公学到上海交通大学》文章
开师范教育之先河
南洋公学开办后,先后创建了师范院、外院、中院、特班、政治班、商务班以及译书院、东文学堂等多个层次的办学形式。1897年4月开学的南洋公学,首先招收师范生进入师范院学习。当时校门两旁各挂着一块校牌,左为“南洋公学”,右为“师范学堂”。师范院所实行的教学内容和方法开近代师范教育的先河,成为中国近代第一所专门培养师资的教育机构。
南洋公学一开始从师范、小学办起,这是当时面对科举制度一统天下的不得已之举。当时旧学盛行、私塾遍地,新式师资和生源一时难以找到。在近代新式教育体系中,高等学校必须有与之相匹配的新式中等、初等教育及师范教育,而这些正为当时中国所缺。没有新式师资和生源,新式大学堂也就无从谈起。盛宣怀认为:“师范、小学为学堂一事先务中之先务。”他觉得“师道立则善人多,故西国学堂必探源于师范;蒙养正则圣功始,故西国学程必植基于小学”。(盛宣怀:《筹集商捐开办南洋公学情形折》(1898年),《交通大学校史资料选编》(第一卷),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1986年版,第33页。)师范院成为南洋公学最早的办学形式,它负责培养新式初级、中级学堂的师资;同时以师范生作为师资,开设为高等教育提供生源的初级、中级形式的外院、中院,后两者也成为师范生进行实习锻炼的场所。在教育新风乍起时,办一所新式大学不得不从师资培养、小学、中学起步,承担着几乎所有的教育层次。从培养师资到培养出来的老师教小学生,小学生再升入中学,中学生再升入大学。公学这种务实的做法可以解决中国高阶段教育与低阶段教育的脱节,逐步达到培育出懂得西文西艺的新型人才的目的。
作为我国最早的师范教育机构,国内没有参照摹本,只能从当时教学现状出发来确定教学方法。在课程安排上,师范生主要学习外语、数学、格致等课程。外语除英文、法文外,还有日文可供学生自选,由提调李维格、伍光建,还有福开森请来的美国教师薛来西、勒芬尔、乐提摩等讲授;数学由陈诸藻、潘绅讲授,学生一般能够学到代数阶段,能学几何阶段的较少;格致课程相当广泛,主要是物理、化学,讲义分别由物理教员陆之平、化学教员黄国英编译,理化课中还配以简单的实验,使学生倍感新鲜。此外还有动植矿物、生理、地理等课程,这些课程备有各种博物标本、图标模型、地图和地球仪等,虽然没有列入正式课程,但对学生而言,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大部分教材取自南洋公学译书院翻译的科学、教育学讲义以及格致读本等。由于第一批学生很多人出身于举人、廪生或贡生,中文功底都很好,所以学校不专门开设国文课,而是根据个人兴趣爱好,任意选择经、史、子、集进行研究,遇有难题可以请教总教习张焕纶。国文课的成绩认定依据考试和平时札记。
师范生既是学生,又是教师。相对于总办和总教习,他们是学生;相对于外院学生,则是老师。师范生平时采取半读半教的形式,除了自己上课学习各种西学课程外,每天给外院学生上课2小时。有些师范生还参与外院学生的管理,包括饮食、衣着、住宿。后据张元济的回忆,当时公学中西文教习共有24名,其中10名教习由师范生兼任。当时外院没有合乎时代要求的教科书,师范生仿照国外师范教育的做法,为外院学生自编或自译各种教科书。师范生朱树人、陈懋治、沈庆鸿、杜嗣程等自编了教科书《蒙学课本》,该书仿照英美教科书体例,取通俗常见物名,用浅显易懂的文字编撰起来,共三编三册,第一编为汉语入门,主要学习识字;第二编有故事、物名实字、浅说琐记、通用便函等130课;第三编包括劝勉格言、通用书信等130课。此外,还有陈懋治、沈庆鸿等人编著的《笔算》、《物算》等课本都影响甚广。《蒙学课本》等课本不仅在外院使用,而且被国内其他学堂广泛采用,在社会上风行一时,几乎垄断了新式学堂的初级教材市场,成为中国最早的自编教科书。由于一书难求,甚至出现盗印现象。1901年初,师范生张相文编著的《初等地理教科书》和《中等本国地理教科书》两书出版,很受各级学堂欢迎,印行总量达200万册以上。这两本书成为我国最早的地理教科书,作者张相文以后也成为国内著名的地理学家。应该说南洋公学在编译教科书方面的成就在当时是无人能及的。受外院的影响,无锡三等学堂、上海澄衷学堂、京师大学堂等纷纷仿效自编教材,成为中国近代教科书编写的起点。
师范生待遇十分优厚,他们无需交学费、纳膳资,公学还根据学业成绩发给师范生一定的奖金或津贴。被录取入学的时候,师范生会得到一张试业据。两个月后再经过全面考核,根据考核成绩分成“五层格”培养。从第一层到第五层依次为蓝、绿、黄、紫、红据。一般每三个月考试一次,合格者升格,优秀者额外有奖励,不合格者则淘汰,最后能够获得红据者准允充当外院教习。这种对学生进行严格考核的同时,也为外院择优挑选师资。
师范院第一批招收师范生30名,后来又陆续招生三次。1903年春大部分学生或就业,或升学,或出国,所剩寥寥无几,加上公学的经费骤减,师范院停办。师范院存在的6年间共培养学生72人,其中不少人以后成为我国颇有影响的教育家、民主革命家、翻译家等,如陈懋治、吴稚晖、沈心工、朱树人、雷奋、孟森、白作霖、钮永建、白毓昆、王植善、章宗元、张相文等等。师范院规模不大,为时不长,却成为我国师范教育的开端。它在如何培养师资、开设课程、有效管理等方面进行了尝试和探索,为后来者作了示范作用。此后,京师大学堂师范馆、湖北师范学堂、直隶保定师范学堂、通州师范等相继建起。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9853423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