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校史人物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史志典籍 > 《上海交通大学纪事》文章
南洋公学1896年(光绪二十二年)纪事

 

本年概述刑部左侍郎李端上奏《推广学校》一折,建议自京师以及各省府州县皆设学堂。10月,盛宣怀向清朝政府正式上奏《条陈自强大计折》,附奏《请设学堂片》,禀明两江总督刘坤一,拟在上海捐地开办南洋公学,经费由轮电两局捐输,聘请何嗣出任总理。12月得到光绪皇帝准允。至此,标志南洋公学正式创立。因学堂地处南洋(当时称江、浙、闽、广等地为南洋),参考西方学堂经费“半由商民所捐,半由官助者为公学”,故定名为南洋公学。
3
3月14日(二月初一日) 由清代著名翻译、近代小学教学方法改良的先行者钟天纬开办的三等公学开学。盛宣怀将上海电报局总办经元善捐出的高昌庙经正书院旧屋暂借给钟用作该校校舍。钟于本日发布启示,先开蒙馆三塾,将来待经费许可,再开设六塾,将学有成效者,送南北洋大学堂。9月得到盛宣怀批准,由电报总局拨助常年经费洋1000元办学。
3月21日(二月初八日) 两江总督刘坤一电邀盛宣怀去江宁府,商议新政计划。
3月28日(二月十五日) 盛宣怀在上海乘船去江宁府向两江总督刘坤一禀明,拟在上海捐购基地筹款开办新式学堂——南洋公学及银行、铁路、纺织等事宜。
10
10月19日(九月十三日) 盛宣怀受光绪皇帝召见,奏对关于南北铁路事时,陈述筑路与练兵、理财、育才“互相为用”的关系,说:“甲午战后,各国益易视我,以中国之大,兵弱财殚,人才消乏如此,何以雪耻?何以图存?”光绪帝倾听动容,少顷说道:“诸臣岂不知之,患在因循耳!”
10月20日(九月十四日) 盛宣怀奉命:直隶津海关道开缺,以四品京堂候补督办铁路总公司事务,并被授予专折奏事特权。
10月30日(九月二十四日) 盛宣怀在津奉旨,被补授太常寺少卿衔。
10月31日(九月二十五日) 盛宣怀向光绪皇帝递呈《条陈自强大计折》及《请设学堂片》,陈述陈兵、理财、育才三大政,提出创办南洋公学的设想。其要点:一、论述育才之要。“西国人才之盛,皆出於学堂,然考其所为,学堂之等,入学之年,课程之序,与夫农工商兵之莫不有学,往往与曲台之礼,周官之书,左氏公羊之传,管墨诸子之说相符。”二、认为应采纳刑部侍郎李端棻推广学校一折,广设学堂。“窃谓各府州县,骤难遍设学堂,宜令各省先设省学堂一所,教以天算、舆地、格致、制造汽机、矿冶诸学,而以法律、政治、商税为要。”三、拟建南洋公学和达成馆。“臣上年在津海关道任内,筹款设立学堂,招选生徒,延订华洋教习,分教天算、舆地、格致、制造、汽机、化矿诸学,禀经直隸督臣王文韶奏明开办。本年春间,又在上海捐购基地,禀明两江督臣刘坤一,筹款议建南洋公学,如津学之制而损益之……在京师及上海两处,各设一达成馆,取成材之士,专学英法语言文字,专课法律、公法、政治、通商之学,期以三年,均有门径,已通大要,请命出使大臣奏调随员,悉取於两馆。俟至外洋,俾就学於名师,就试於大学,历练三年,归国之后,内而总署章京,外而各口关道使署参赞,皆非是不得与,资望既著,即出使大臣、总署大臣之选也。”四、其入馆之法是:“两馆各以三四十名为额,京官取翰林编检六部司员,外官取候补候选州县以上道府以下,令京官四品以上,外官三品以上,各举所知,出具切实考语保送,特简专司学政大臣考取,分发京师、上海两馆。”五、办学经费。“常年经费,延请洋教习及馆舍膏奖书籍食用各项,每年两馆约需银十万两,请由臣在所管招商轮船、电报两局内捐集解济,以伸报效。六、设馆之地。京师由专司学政大臣酌定,上海附於南洋公学”。11月3日,光绪皇帝下谕:盛宣怀的条陈自强大计折“已交议”。
11
11月5日(十月初一日) 光绪皇帝朱批:“盛宣怀条陈自强大计暨设立达成馆并开设银行各折片,著军机大臣、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户部妥议具奏”。
12
12月6日(十一月初二日) 根据诸大臣“悉心核议,逐条具奏”,光绪皇帝“详加披阅”,批准盛宣怀设立学堂,并指出经费由朝廷拨给。谕令如下:“育才为当今急务,节经谕令各直省,添设学堂,实力举办。”“京师、上海两处,既准设立大学堂,则是国家陶冶人材之重地,与各省集捐设立之书院不同,着由户部筹定的款,按年拨给,毋庸由盛宣怀所管招商、电报两局集款解济,以崇体制。”盛宣怀就任南洋公学督办(即董事长)。
盛宣怀(1844—1916),字杏荪、幼勖,号次沂、补楼,别号愚斋,晚号止叟。江苏武进人。中国近代第一代实业家、教育家、清末重臣。1866年中秀才。1870年入李鸿章幕府。历任招商局会办、电报局总办、津海关道、铁路总公司督办、太常寺少卿、大理寺少卿、办理商务税事大臣、工部左侍郎、邮传部右侍郎、邮传部尚书等职。参与创办中国第一个洋务民用企业——轮船招商局,主持创办湖北煤铁开采总局、电报局、纺织等工业企业,开办了中国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和中国第一所大学——天津中西学堂。1896至1905年任南洋公学督办。
本年 盛宣怀会同北洋大臣王文韶、湖广总督张之洞奏调三品衔分省补用知府何嗣焜派充铁路参赞。并认为现时学堂多重视西文西语,而中学根底不深,“总理之人非该员不足当此选”,亲自到何嗣焜家中,晓以大义,请他前来主持南洋公学。何嗣焜慨然相就。何嗣焜(1843—1901),字眉孙(梅生),江苏武进人。少有文才。1871年成为直隶总督江苏巡抚张树声的幕僚,先后任广西知县、天津直隶州补用,三品衔。1896年底至1901年春任南洋公学首任总理(即校长)。
本年 何嗣焜赴天津,在天津中西学堂参观、考察,发现该校学生中文水平较差,很多人不会写简单的汉语作文,对中国文学也不熟悉。返回上海后,他向盛宣怀建议,南洋公学“录取学生的首要条件应当是具有阅读和书写本国语的能力”,得到盛的首肯。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9853435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