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史志春秋 > 学人论丛
为大学文化建设鼓与呼
   当前在教育界,有关大学精神与文化的的讨论非常热烈。这是一个十分可喜的现象。拿我校来说,2006年校庆前后发起开展大学精神与文化大讨论,随后又数次组织有关座谈会、报告会,还建立了专门网站,在校刊上开辟宣传专栏等等。据悉,下一步学校还将有进一步的举措。对此,作为交大人,我们不禁深感欣慰,拍手叫好。
其实有关大学精神文化的研究和讨论以及加强大学文化建设的问题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就开始了。但当时主要局限在专家学者的层面。进入本世纪后,随着研究的逐步深入和扩大,也由于其与构建和谐社会中日益凸现的物资文明与精神文明的矛盾,以及全球化背景下国家综合实力面临的挑战等问题的关联,大学精神文化建设问题开始引起学界和社会的广泛关注,直至中央政府。2002年9月,由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高等教育出版社联合组建的“大学文化研究与发展中心”在北京成立。会上,教育部副部长袁贵仁发表了题为《加强大学文化研究,推进大学文化建设》的讲话,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同年11月,党的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指出:“当今世界,文化与经济和政治相互交融,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突出。文化的力量,深深熔铸在民族的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之中。”
4年之后的2006年9月,《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出台。在这个新中国成立以来首部由中央政府制定的中长期文化发展纲要中,文化被摆在了战略性的重要位置,被认为是建设和谐社会的重要举措。这不仅给正在进行的大学文化建设注入了强大动力,而且还赋予了它更为深刻的社会历史背景——大学精神文化建设,既是大学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可持续发展的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
然而,文化建设是一个艰巨复杂的系统工程。要想真正搞好大学文化建设,必须抓住主要矛盾。只有主要矛盾解决了,其他问题才能解决。但什么是主要矛盾呢?一般说来各个学校因学科性质、历史渊源、地域环境等差异,其所面对的主要矛盾也不尽相同。就交大而言,由于长期以来一直以工科为特色,养成一种工科思维习惯和定势,对具体问题感兴趣,而不太关注思想文化层面上的东西。因此,对交大来说,在实现这一目标的工程中,理论的研究和宣传、人力、财力的投入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甚至是起决定作用的莫过于真正从思想深处提高广大交大人对大学精神文化建设重要性的认识,克服工科思维习惯,让他们都积极参予到这大学文化建设中来。这或许就是当前交大大学文化建设面临的主要矛盾。
精神文化之于大学犹根之于叶,源之于流;树之无根,其叶必萎;水之无源,流之不远。
2006年夏天,香港高校在内地扩大招生,一些学子弃清华北大而投奔港校,一时间成为各大媒体热议的话题。有人因此认为“北大清华正在沦为二流”。不久前又有人发表文章称:“北大清华一流的位置难以撼动,原因就在于他们具有自己独特的传统精神与文化魅力”(见2006年11月14日《参考消息》)
后者说明文化与实力的关系,一语中的,发人深思。抗战时期的西南联大,偏居穷乡僻壤,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中培养出那么多的杰出人才:包括60多个院士,2个诺贝尔奖获得者,创造了中国教育史上的奇迹靠的是什么?说到底也离不开其大学精神文化的灌注。所以文化就是力量。综观中外著名大学,凡有卓越成就和高品味者,无不具有独特的精神和文化。
据《南方周末》2006年12月7日刊登的一篇评论文章,最近温家宝总理在一次有关高等教育的工作会议上提出几个“一直在脑海里盘旋”的问题。温家宝总理说:“去年看望钱学森时,他提出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我理解,钱老说的杰出人才,绝不是一般人才,而是大师级人才。学生在增多,学校规模也在扩大,但是如何培养更多的杰出人才?这是我非常焦虑的问题。”
其实,总理的焦虑首先应该是大学的焦虑。因为大学是这一问题的直接“责任人”。大师级人才的产生从根本上来说,除了与个人智力、创造力有关外还取决于大学的思想学术土壤。追求真理的科学精神,独立的价值判断,强烈的使命感是大师级杰出人才的共同特征。而这一切需靠大学文化的滋养。
当今,在教育全球化的背景下,大学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从长远来看,要想不被打败,并且实现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奋斗目标,大学必须加强自身精神文化建设。因为所谓世界一流大学,不仅仅在于校园广、规模大,经费多等硬件,更在于一流的大学文化、大学理念。也就是说未来大学的核心竞争不仅在硬件,而且在软件——文化。所以我们必须从学校发展的战略高度来认识大学精神文化建设的意义和重要性。
大学文化建设的重要性还在于社会的期望和它所承担的使命。大学不同于社会上其他的行业领域。大学的性质决定了大学应成为社会的思想库,并走在社会的前头。大学的使命是为社会培养造就人才,并通过他们担当起历史的责任,推动人类社会前进。而人才培养的含义绝不只限于知识技能的传授,还在于培养他们的使命感和追求民主与自由的科学精神以及关注社会、关注人类命运的人文情怀等等。而这一切离不开大学精神文化潜移默化的影响。纵观五四运动以来的近代中国社会变革,以北大清华为代表的中国大学的先进文化无不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对中国近代社会的历史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大学所承担的教育之责任关乎全社会和全民族。由于这个原因,社会对大学有着比对其他领域机构更高的要求和期望值。他们期望大学应该像它的性质所决定的那样,成为人类文明的精神家园,成为先进文化的引领者和传承者。基于此,面对当前教育界的各种腐败现象,学术界的种种丑闻以及普遍存在的急功近利的浮躁风气,社会舆论表示出强烈的批评和质疑。而这些腐败现象和浮躁风气追根溯源,除了社会大环境的影响外,也与大学精神文化的失落密切相关。对此,大学不仅要从制度的层面上采取措施,也要通过加强大学精神文化建设,提高大学人的道德水准,端正大学人的价值追求。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加强大学文化建设也是净化学术环境,防止学术腐败的需要。
主要矛盾的另一问题是在先进文化引领下以什么样的思维方式来建设大学文化。如果说提高对大学文化建设重要性的认识是解决大学文化建设的原动力的话,那么在先进文化引领下以什么样的思维方式来建设大学文化,则关系到大学文化建设最终是否能取得好的效果。
交通大学历经百十年而不衰,其中很重要的因素之一是交大有着非常优良的传统与文化。它包括:强烈地爱国主义精神,严谨求实地办学传统;与日俱进的国际视野和勇于拼搏、追求卓越的精神。正是在一届届掌校者与广大师生的不息努力下,在历史的积淀中形成了交大特有的文化。而这个文化激励和引领着一代代交大人克服艰难曲折,锲而不舍地追求创建卓越。然而,从更高的层面,我们应该辩证地看待问题,勇敢地剖析我们的历史与文化,看看随着历史的发展,我们有哪些思维、文化已经不再适应新形势,需要改进。
改革开放以来,交大确立了建设综合性大学的奋斗目标并取得显著成绩。在这一过程中,交大人的思维方式也表现出一定程度上的多元化。不过总起来看,有时工科思维方式仍然影响着方方面面,如:重应用研究,轻基础理论;重科研,轻教学;重投资建设,轻细化管理;重硬件建设,轻软件投入;重经济效率,轻社会效益等等。这种影响通常是不经意的,但由于是长期办学过程中所形成的,因此具有强大的惯性。
根据辨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不同的事物具有各自不同的特性和内部规律,需区别对待。诸如工科、理科、文科各有其规律,倘若用工科的思维方式去办理科或文科是断然办不好的。反之亦然。文化虽然有其物资形态,但本质上是属于形而上的东西,有自己的规律。因而大学文化建设不像造机器、盖房子,它需要一种适应其规律的开放的、广阔的文化视野,需要一种哲学层面上的深层次思考,需要营造一种人文环境(不等于校园文化活动),并需要全体大学人持久不懈的努力。任何希望一蹴而就,通过简单的“技术”方法,比如开几次会,写几篇文章,出几期专栏或挑选几个文字作为大学精神的概括等等就实现大学文化建设的想法是违背规律和不切实际的。从这个意义上讲,要想大学文化建设取得成效,必须克服工科思维影响,多学习,多思考,了解交大文化形成、发展的过程,研究大学文化建设的规律,提高人文素养,用科学的思想方法指导交大大学文化建设。
广大师生作为大学存在的主体,既是大学文化的建设者也是大学文化的传承者。从教师来说,他们在传授知识技能的同时,所表现出来的思想境界、科学精神及道德风范和人格力量等会直接影响学生,并成为大学文化的一部分;从学生来说,他们是大学文化的主要认同者和传承者。大学精神文化需要通过他们的理想追求、精神面貌、行为举止来体现。因此大学文化建设绝不只是领导和少数部门的事,而是是全体大学人的事。其中广大师生的共同关心和参与是大学文化建设的关键。
总之,大学文化建设是为学人立德,大学立心,为社会树榜样,为民族铸灵魂。让我们每一个大学人都参与到这一行动中来。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9853395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