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校史人物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历史文化 > 建筑史话 > 徐汇校区
穿钢丝马甲的教学楼

解放后至文革前的十七年中,交大建造的教学大楼主要是坐落在徐汇校园里的教学一楼、教学二楼和教学三楼。教育战线的十七年是充满矛盾、曲折发展的十七年,这三幢教学楼的建造自然也与当时多变的计划和起伏的形势息息相关。

 

一、1954年的学校发展规划

 

建国前交大的教室主要集中在中院、上院和工程馆,他们曾经是老交大教学区的象征。建国后,随着学科的不断拓展和学生数量的增加,这些大楼中的教室逐渐地被新设的系和新建的实验室所占用。19521953年间,国家战胜了解放初期的经济困难,经济出现了发展,恢复和发展重工业成为党和国家迅速提升国家实力的战略步骤。在这种形势下,恢复和发展高等教育也成为国家关注的重点,交通大学是我国著名的大学,国家要求多培养人才,因此校园建设也需要快马加鞭。1954年,根据中央高教部和上海市的计划,学校制定了19541957年教学工作计划纲要(即三年计划),提出三年内学生扩大至12500人规模。相应地学校也作出了校园扩建的总体规划方案。方案有两个:一个是按原校区东面华山路,北面淮海西路,西面番禺路原界基本不动,南面扩展至虹桥路即现在的广元西路,包括“市民村”的一片。另外一个方案是东边、北边边界线不变,西边向西扩至凯旋路把“牛奶棚”划入,南边向南扩至现在的虹桥路。

其中第一方案,市建委城市建筑处有一份校园总体规划图。方案把校门移到南面虹桥路上(即现在的广元西路),与大操场和北面淮海西路门形成中轴线。中间是宽阔的花坛和草地,轴线两边对称地设有行政办公楼、教学楼、学生宿舍。坐落在轴线上只有一幢主教学楼,古朴、壮观。实验大楼与附属实习工厂靠在校区内淮海西路的北面,运动场地移至校区南边靠虹桥路大门的两边各一个。这个方案颇具苏联风格,讲究对称性,连游泳池也是对称的二个,建在大门的二侧。可以想象,这个规划对于当时只有260亩地的徐汇校园和130亩柿子湾用地的交大来说无疑是非常诱人的。19541118,方案得到华东行政委员会高等教育局批复:“你校在上海市徐汇区华山路虹桥口原址发展的总体规划设计图纸收悉。我们基本上同意该项设计……”。方案基本上是向南扩展。当时交大的南面是一片棚户区。这里沟河纵横,大量拾荒贫民在这里搭建了许多“滚地龙”式的棚户,如同北京的龙须沟,污水横流,垃圾成堆。方案的实施必须迁走这里的棚户居民,所需经费不薄。更为主要的是形势变化,1956年,学校面临“西迁”,所有校内基本建设,除了房屋修建改造外全部停止,徐汇校区就地扩建、新建校舍的计划只能化为历史,一番雄心也只能作罢。

二、1959年的校园规划

 

1958年,在大跃进的热潮中,交大根据市委指示要新建工程物理系、无线电系和工程力学系等。为此,交大提出19591964年拆建规划:准备投资1927.6万元,拆迁棚户3622户,征地376亩,建房144591m2。报告由谢邦治校长批签,于1959113上报。计划中要建造教学一楼(无线电系、工程物理系用)45层混合结构,11700 m294万元。教学二楼(电机系用)8000 m264万元。教学三楼(工程力学与高压实验室用)3000 m239万元。教学四楼(冶金系用)6100 m248.8万元。

1959年,在上海市的帮助下,学校在天钥桥路农田区建造了一批住房,迁走600多户居民。1959年、1960年,学校获得基建投资共443.2万元。1960年,在大礼堂的南面建起教学一楼,共有面积11745平方米,耗资100多万元,是当时校内最大的教学楼。期间入驻了当时最急需发展的无线电系、工程物理系、核工程专业等系所。

三、放卫星造教学二楼

 

按计划第二、第三教学楼是要放在1960年准备,1961年建造的。1960年年底的一天,学校突然听说市高教局有一笔基建经费没有用完。计划经济下,凡是按计划下达的经费如有多余,一律上交。听到这一信息,学校立即向高教局提出申请,请将这笔经费支持交大在大操场北面建造教学二楼。申请得到了批准,教学二楼立马开工。赶上那个时候正是大放“卫星”的大跃进年代,这幢教学楼的建造自然也就参加了放“卫星”。按照当时建筑业的规定,砌砖墙一天最高一米,但是这幢楼是以一天二米的速度在建造。建筑工地上热火朝天,许多在校大学生都参加了义务劳动。那年头,吃饭不要钱,尽力劳动,尽力吃饭,许多同学经历了一次美好的“共产主义”。只是好梦不长,这幢超进度造起来“卫星楼”很快就面临了一场灾难:大楼严重沉降,部分砖墙开裂,门、窗因为楼体结构变形关闭不上。为了防止大楼进一步变形,市设计院提出了加固方案:象匝水桶一样,给教二楼上下匝几道钢筋。对于这个方案,教师们戏称为给教二楼穿“钢丝马夹”。虽然“钢丝马夹”保住了教学二楼能安全使用至今,但大楼的沉降,使得教二楼周围成为全校最低洼的地方。

90年代以前,每年大雨之后徐汇校园就发大水。几十年来交大校园已经成为徐家汇这一带最低的洼地,每逢大雨季节,校园积水也就成了交大的特色。其中场面最为壮观的要数1996年学校百年校庆期间的水灾。627一场大雨,学校里一片汪洋,大礼堂和教学二楼成为全校水最深的地方。校方只好用一尺宽的木板从校门口搭造“长桥”到大礼堂。要到大礼堂参加校庆大会的代表和学生们只好打着伞,从“长桥”上行进,伞接着伞,那可是交大的“廊桥遗梦”,让大批海外校友和各界贵宾大开眼界。为了根治水灾,1997年学校痛下决心,立项“排涝工程”,从排查校区四周的大水倒灌管道着手,加大排水力量,堵、排结合,终于解决了问题。

教学二楼的使用以电机系为主,学部委员张钟俊、工程院院士陈亚珠等曾在这里工作学习过。教学二楼的底楼西面为实习电工车间,后改为动力车间等用房。底楼东面为实验用房,这里曾经是学校生物系创业的基地,“昂立一号”的诞生地。19857月,生物科学与技术学系的创建,就在教学二楼底楼东面的几间实验用房内。当年学校的用房十分紧张,生物系甚至封掉厕所间,将其改造成实验室,加紧学科建设和科技开发。这样艰苦的奋斗,给每个生物系的老教师都留下了很深的记忆。经过这批教师的精心攻关和努力,交大的“昂立一号”营养口服液终于在1990年试验成功。

四、      文革中落成的教学三楼

 

60年代初的自然灾害给学校建设也带来很大影响,学校的基建投资锐减,每年不过2030万元,只有1964年超过100万元。1965年经过三年自然灾害之后的调整期,国家经济迅速得到恢复,交大的教学三楼开始动工。因为涉及到动迁棚户的困难,原计划给工程力学用的教学三楼和给冶金系用的教学四楼合并成了一个楼——教学三楼。教学三楼的建造是钢筋水泥结构,可以说是精心设计、精心施工,属于三幢教学楼中建造得最好的一幢。可惜的是它生不逢时,完工时,正是文革中的1967年初一月夺权”风暴时期。文革期间,基本建设项目明显减少,从1965年到1972年八年间共交付用房面积才14479平方米,其中,仅教学三楼面积就有12181平方米,教三楼要算当年最主要建筑了。

 

“一月风暴”后,交大最闻名的造反组织“反到底”兵团杀回学校参加夺权。他们首先抢占的就是这幢新建的大楼。在“打砸抢”风行的岁月里,这幢新教学楼一竣工就受到了破坏,造反派还进一步将这里的一些做金相实验用的暗室,变成了他们关押“牛鬼蛇神”的“牢房”。范祖德副校长曾写到:这次关进“牛棚”历时一年一个月。先把我关在教学三楼材料实验室的一间很小的暗房里,没有窗,没有阳光,吃喝拉尿全在里面(内有一只水槽)。后来大概“牛棚”爆满,我的单间又关进一位天津籍的学生。来时他全身包括脸上血肿累累,脚上还拷了一副铁链。这位学生头上戴的帽子是“反革命小爬虫”。……这位同学和我同室关了几个月后,从小“牛棚”一起迁入大“牛棚”。但他比我先放出去,走时只对我说了一句:“我离开交大,回天津去了”。他为什么被关、被拷打?始终不说,我也不问,在那个年代,我要问他,对他没有任何助益,说不定又为他加上一条“罪行”,多一阵皮肉之灾。

 

这样的日子终于过去了,教学三楼终于承担起了教学楼的功能。这里主要属于冶金系、机械系、计算机系、物理系的用房,除了教室之外还有不少实验室。这里不但产生了交大最早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复合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还走出了三位交大的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徐祖耀、中国工程院院士阮雪榆和潘健生;我国著名的冶金学专家周志宏和周尧和也曾在这里工作和学习过。

 

三幢教学楼的建造风雨,记录了一段令人深思的历史。建国初期,国家面临百业待兴的局面,学校也期望大规模建设发展,但限于经济实力和不断变化的政治形势,计划经常只能束之高阁。三幢教学楼的建设和使用见证了那个年代的历史点滴。当然艰苦的办学条件,并没有阻挡交大人奋进的脚步,交大师生在这三幢教学楼中积累着知识财富,培育着大批人才。如今,百年大计,于斯为盛。徐汇校区的三幢教学楼将在交大的历史上继续前行,“日月光华,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出入其内的人群中,必将有新星闪现。

 

(陈泓 漆姚敏)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9906156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