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校史人物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历史文化 > 建筑史话 > 徐汇校区
耀眼的“玻璃房子”
——铁木工厂

崇尚求实务实的交大,早在1898年前后,就开支购买化学仪器、药料和格致设备、物料以供学生做化学、物理实验所用。中院、上院落成后,分别辟有化学、物理实验室,实验台、柜橱等都用上好的木头打造,每一学生都有专门的工具箱、储物柜。唐文治校长在任时,更明确提出“求实学务实用”的办学宗旨,并写入校歌传唱。他在给邮传部的《条陈本学堂办法》中称:“讲求实业,不能不资试验,欲资试验,不能不建工场。嗣后学堂如果发达,路、轮、电三科必须设立机器工厂。”唐校长把添置实验设备,建设实习工厂视为造就求实务实、学以致用的专门人才的重要一环,对于工厂、实验室及设备的扩充不遗余力。虽限于经费,尚不能和国外大学相提并论,但较之国内各大学却毫不逊色。

 

 

1928年,本校改隶铁道部,铁道部部长和次长孙科、黎照寰分别兼任交大正副校长。他们继承和发展了唐文治校长的“尚实办学”思想,在教学上尤其强调“学以致用”。学校在得到铁道部支持后,立即着手扩充校舍,建造宿舍、实验室、实习工厂及扩建体育场等建筑。

 

 

1929年,铁道部向学校下拨了第一笔建设铁木工厂经费,学校马上开始择址,并高薪聘请沪上闻名的匈牙利建筑师邬达克担任建筑设计。

 

 

这一时期,上海的建筑式样正在悄然发生着某些明显的转变。始终站在上海建筑时尚前沿的邬达克于1928年设计建成了大光明电影院,划破了当时古典主义四平八稳的城市建筑群,带入如探戈般富有激情的现代主义的设计理念。在设计交大铁木工厂时,才华四射的邬达克也融入了现代主义的美学风格,很快拿出了设计图样。此图由机械学院院长 王绳善 教授等审议后,在1929116日下午召开的临时教务会议上获得通过,随后送邬达克作进一步的修改。

 

 

1930110 下午,机械工程学院在该院的教员室内召开院务会议,王绳善、梁士超、杜公祖、蒋汝舟等15人参加了会议,详细讨论了木工厂、翻砂厂、锻铁厂的重建规划。经王院长和有关教授、工程监理的考察讨论,铁木工厂厂址选在上院的后面,新中院的西侧。于19302月开工兴建,孙科校长亲自为这一工程奠基。黑色的奠基石现已成为校史博物馆的收藏。

 

 

由于经费有保证,铁木工厂的建造十分顺利,于同年618即告竣。此建筑为钢筋混凝土钢架结构,清水红砖砌筑,白灰勾缝。仅有一层,含阁楼,平顶平房,呈“一”字形。总建筑面积956平方米,共12开间,每间的面积大小不一。自西往东,依次为锻铁厂、翻砂厂、木工厂。铁木工厂与往日交大的建筑风格迥然不同,具有早期现代工业建筑的影子,蕴含着“艺术装饰主义风格”的某些特征。一方面它具有较为简洁的形体块面,符合现代建筑减少装饰,以功能及空间设计为主的要求;另一方面具有“艺术装饰主义风格”特色的它又不是单调乏味的方盒子,重点部位的几何装饰富于变化。如窗间墙平面处理成锯齿形,在立面上形成强烈的竖线条。尤其特别的是,其南立面采用大面积玻璃窗,北侧的屋顶留有带状玻璃天窗。光线透过玻璃,就那么明媚干净地泻进来。学生们在自然光线下做着各种实验,毫无闭塞之感,多了一丝轻松。隔着玻璃,人们也能看到学生们忙碌的身影,却又难探究竟。那个年代,大玻璃成为铁木工厂抢人眼球的主要特征,所以这座建筑俗称为“玻璃房子”。

 

 

71上午10点,学校举行了铁木工厂的落成典礼。朱葆芬先生首先报告了铁木工厂的建造经过。随后,孙科校长致词。他鼓励交大人要本着不知足之精神,着重在建设上努力。最后,奏乐礼成。各位来宾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工厂,对其独特的建造风格赞叹不已。继之,学校举行了无线电台新建筑的落成典礼和第30届学生的毕业典礼,黎照寰副校长在毕业典礼上指出:当今交大设备之完善,当属新宿舍、铁木工厂和新无线电台。这一天,交大校园内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一派喜庆气氛。

 

 

最初的铁木工厂,包括铸、锻、木三工厂,主要是机械学院学生的实习场所。锻铁厂为一大间,内设锻炉六只,铁匠工作炉一双,二十五磅马达快锤一具,七气压冷气锤一具,肤钢炉一具,及风箱马达等。翻砂厂亦为一大间,内有半顿派克霜化铁炉一具,又十四寸、十六寸、十八寸经化铁炉各一具,十二寸经熔铁炉一具,并有捣砂机、制型心桌、烘型心炉,及砂箱铸具等件。木工厂有四间,内分三部,即机器间、桌床间,及工匠工作间,内有圆锯床、刨床、钻床、磨面机各一部,结锯床两部,车床十二部,闸刀两座,跳跃锯一具,及其他手用锯等木工工具。在这里,学生可进行翻砂、锻铁及制型等实习工作,把课堂中学到的知识付诸于实践,既加深了对理论知识的理解,又锻炼了动手的能力,还能各得一个学分。

 

 

1937年日本发动了对中国的全面进攻。1130,日本宪兵侵占交大徐家汇的校舍,设日本“宪兵队徐家汇驻所”。铁木工厂被日军改作养马棚,污损不堪。厂内之机件,除少数易搬动者已移往法租界。其余的均被日军洗劫一空,荡然无存。

 

 

抗战胜利后,交大师生于1946年全部复员回校,只见满目疮痍,百废待兴。限于人力物力,该三厂一时未能积极恢复,以致无法上课。但因铸、锻、木等实习为机械工程学生的必修课,于是学校多方设法加以解决。在木工厂,先设置钳工桌,使学生开始用手工实习制造木模工作。后陆续修配装置了锯木机、刨木机及车床。在锻工厂,先备手拉风炉数具,让学生开始实习,同时积极捐募冶炉、砧锥及其他设备、工具。铸工厂的沙坑,被日寇用水泥填平,只得重新凿开,补充新沙,添置沙箱木模,以供学生实习,熔铁炉则暂用一小号三节炉,以应急需。经师生们齐心协力,两年后,铁木工厂方才恢复了原有的面貌。

 

 

新生的人民共和国仿照前苏联模式,制定了以发展重工业为主的“一·五”计划,全国掀起了热火朝天的建设高潮。交大根据国家建设的需要,调整专业方向,将铁木工厂改为内燃机实验室,以研制发展重工业所必需的内燃机。前苏联内燃机专家、包乌曼高等工业学院的G.T.罗纲诺夫教授,于195312月被国家教育部派来交大,在铁木工厂指导内燃机的试验和生产,在技术的设计、机器设备的安装和人员的培训方面作了大量的工作,19556月离校回国。他是第一个来交大工作的苏联专家。

 

 

在大跃进时期,老铁木工厂再次改头换面。建立没几年的内燃机实验室被拆,代之以材料力学实验室。但交大人的创新精神并未曾改变。该实验室的设备在当时尚称先进,其中高压容器实验室,在爆破技术方面达到了国内领先。因为设备齐全、完善,上海市的其他有关单位纷纷前来做试验,材料力学实验室也因而声名远播。

 

 

1989年,材料力学实验室迁往交大闵行校区,原铁木工厂改为机器人研究所和CIMS实验室,成为高新技术的研究开发基地。寒来暑往,斗转星移。从这里,走出了一批批高科技人才,如蒋厚宗、赵锡芳、陈建平等;结出了累累硕果,如上海Ⅰ号弧焊机器人、上海精密Ⅰ号装配机器人、上海Ⅲ号喷漆机器人、四足步行机器人……其中,上海Ⅰ号弧焊机器人获上海科技进步一等奖,成为上海市第一台正式的工业机器人。

 

 

在立足自我进行科研活动的同时,机器人研究所还与国际相关单位建立起密切的联系,与日本、美国、德国、法国等国的大学、研究所、公司长期保持合作关系和学术交流。日本“机器人之父”、早稻田大学的加藤一 郎 先生生前来铁木工厂访问交大机器人研究所时,认为中国的机器人制造是“北有哈尔滨工业大学,南有上海交通大学”,并欣然担任该所的名誉所长。世界著名的 牧野洋 教授也是该所的 顾问 教授。

 

 

70多年来,经过多次改、扩建,原本通透、洗练的“玻璃房子”不幸失去了当年单纯的美丽、精致。特别在北侧加建了平房及二层楼房后,既没有考虑与原有建筑的协调,甚至自身也毫无美感,似乎只是为了多一点空间。加建过程中还将原来的玻璃天窗改为瓦屋面,其下对应的走廊只能完全依靠灯光照明,既浪费能源又缺少自然光影的生动。加建部分并与东侧的新中院发生了碰撞,同时破坏了两幢建筑的完美。

 

 

    经过新旧对比,任何一个热爱建筑的人都会期待它恢复原先的纯粹和轻灵,能让人透过玻璃,理解历史,目睹并想象着里面的神奇。

 

 

 

 

(孟海棠 顾建建)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10213406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