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校史人物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历史文化 > 建筑史话 > 徐汇校区
体育馆里的波澜壮阔

上海交通大学的体育馆建成于1925年,钢筋水泥结构,建筑面积有2957平方米。体育馆内分三层,底层有小型游泳池、台球房、浴室、卫生设备;中层有健身房、室内篮球场,南面有小型舞台,可供演出及集会用;三层为室内跑道,亦可作观赏球赛的看台。这样的设施在当时的中国高校中是唯一的。

 

在困难的年代,舍得花这样多的钱,建造这样一流的多功能体育馆,是与交大全面赶超西方著名高校的目的分不开的。体育运动及体育课在交大建校初期即作为一门向西方学习的课目得到了重视。1897年交大的前身南洋公学在其《蒙学读本》中就提出泰西之学,其旨万端,而以德育、智育、体育为三大纲。德育者,修身之事也;智育者,政知格物之事也;体育者,卫生之事也;蒙养之道,于斯为备

 

1898年学校举行了第一次运动会。这次运动会可以说是我国体育史上最早的运动会之一。它比1910年举行的第一次全国性运动会还早12年。之后,任交大校长14年之久的唐文治,眼盲之后,仍让同学传报我校球赛情况,成为学校佳话。三育理念在校内传承,1921年相当上海交大校长的张铸主任,大力提倡体育,发布交大沪校重视体育之通告,指明学校体育与德育、智育并重,诚以国运之盛衰,民族之兴替,先长于国民体力之强弱。校史记载交大不同体育活动开始的年份:1898年田径、体操开端;1900年足球兴起;1910年技击、武术盛行;1915年童子军、棒球展开;1916年越野跑、篮球、网球时兴;1927年排球、乒乓风行,……。排球、乒乓的兴起,应该与体育馆建起后创造的条件有关。 

 

体育馆建成后,学生入学时,校方给每人发两把钥匙,一把是宿舍的,一把便是体育馆更衣柜的。交大学生除一年级军训外,二、三年级开设的体育课不再受天气的影响了,这在20世纪20年代中国的高等学府里是少见的。193351215日,在交大体育馆和福开森田径场(现大草坪)举办了江南八大学第六届田径及第一届全能运动会。

 

体育馆也是进行经济、文化交流活动的场所。1926年学校庆祝建校30周年,举办工业展览会,体育馆成为重要的活动场所。在体育馆前面架设的往返轻便铁道上行驶的小火车,成为轰动全市的新闻。展会展出大小物品1261件,规模之大、内容之丰富,不但上海前所未有,在全国也属首创。

 

19351227晚上,“国际问题研究会”在交大体育馆开会,研究“中日事件及意阿事件及国际联盟”。内容包括五个主题:即国际联盟、中日事件、意阿事件、国联处置以及结构。本次会议研究方式颇为新鲜别致,与会者分成五组,一组一题,每组推一人报告研究结果。

 

193748交大校庆。学校国剧社于42邀请京剧名家麒麟童(即周信芳先生)来校演讲。并于18日晚间假体育馆进行国剧(京剧)公演,十分热闹。

 

19481014晚上8时,著名音乐家马思聪谐夫人王慕理女士,应邀在体育馆二楼举行小提琴演奏会。这是当年马思聪先生唯一在学校举办演奏会的一次。他先演奏了自己的作品“绥远组曲”,其中包括“史诗”、“思乡曲”、“塞外舞曲”三部分。休息后,又演奏了“流浪者之歌”、“西藏音诗”等,受到学校师生员工热烈欢迎。学生自治会赠给马思聪先生锦旗一面,上书“人民的声音”五个大字。

 

19481226,中国技术协会假交大体育馆举行年会开幕式,在图书馆举办工业技术展览会。展示了电机、机械、纺织、化学、原子能等工业技术模型、图表及照片。原子能巨幅照片、S·P·C幻灯照片最为精彩。化学部在展览会上当众表现制造“玻璃徽章”,曾轰动一时。

 

体育馆同时是交大爱国、民主活动的重要场所。1947年学生自治会曾在这里举行“五四”文艺晚会,演出《窃国大盗袁世凯》。520530,国民党包围学校,学校天天可能有事发生。为了安全,学生会组织学生集体住在体育馆,抱成一团,军警、特务难以下手。1949年初,国民党政府阴谋将交大迁往台湾,交大师生开展了护校斗争,“护校指挥部”也设在这里。虽然形势紧张,但学生总活泼的。险难之中,学生们还在这里演出《阿Q正传》。储粮应变,粮食也存在体育馆。解放后,这里不但成为全国大型比赛的重要场所,交大的多次党员大会、党代会也在这里举行。

 

当然,在这座古老的体育馆里发生过的动人故事,要数1948年在这里召开的“公断会”最为有名。

 

1948年初夏,抗战胜利不到三年,日本军国主义在美帝国主义的一手扶植下又蠢蠢欲动,反动派的气焰越来越嚣张。五月,上海学生万余人齐集在交大大操场上,举行了盛大的“反美扶日五四营火晚会”,会上宣布“上海市学生反对美帝扶植日本,抢救民族危机联合会”正式成立。上书“民主堡垒”四个大字的大型排楼高耸在体育馆前广场上。

 

“五四”营火晚会后,国民党上海市市长吴国桢在记者招待会上大骂交大学生是“假爱国之名”,提出“七质八询”,质询此事“事先何人指示?何人主张罢课游行?”声言要传讯学生,要“彻底查究幕后操纵者”。党组织研究了交大的斗争形势,决定由学生自治会出面,在交大召开一个“反美扶日公断会”,利用交大的社会关系,广泛邀请社会各界参加,客观地公断一下上海市当局所谓的“七质八询”。为此,学生自治会还请 马寅初 先生出面邀请上海市警备司令宣铁吾的秘书长方秋苇将军和国民党立法委员周一志、吕克难等人参加。学生自治会同时也向吴国桢、潘公展、方治等发出了请帖。

 

会议于626在交大体育馆二楼举行。许多著名人士和各大、中学学生代表约2000人应邀参加了会议,但吴国桢市长却借口有事而未敢露面。体育馆的底层和二楼看台上人头攒动,甚至连窗台上也坐满了人。陈叔通、马寅初、许广平、史良、王造时、张志让、张炯伯、盛丕华、包达三、施复亮、娄立斋、陈维稷、漆琪生、杨烈、沈子槎、邱文奎、方秋苇、周一志、吕克难、万枚子、鲁莽、程仲文等各界知名人士都来了。学生自治会主席吴振东主持了大会,在他汇报完反美扶日运动的情况后, 陈叔通 先生第一个站起来发言。他说:“吴市长说,反美扶日是受少数人操纵。今天我来这里,一看人多极了,大家情绪很热烈,这哪里是受少数人操纵呢?反美扶日可以说是举国上下,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各位的行动是爱国的。吴市长说你们学生反美扶日不是爱国,我说讲这种话的人便是卖国的。”全场一片热烈的掌声。

 

史良 先生说:“我早就在心里想,要是吴市长和交大学生打官司,我愿当诸位的义务辩护律师,代表交大去辩护。诸位反美扶日之举,动机是爱国,行动是正义,我查遍了古今中外法典,找不出诸位犯法的条文,而吴国桢和学生搞神经战,还口口声声限期答复,否则将予传讯,这倒是真正的犯法,法律规定市长无传讯权,他是犯了威胁恐吓罪。今天诸位开展反美扶日工作,全国老百姓是拥护的,诸位不要恐惧。”

 

许广平 先生也痛责吴国桢要传讯爱国学生,是当年北洋军阀迫害她们的旧戏重演。她说:“ 鲁迅 先生名言,公道自在人心,现在学生的反美扶日运动得到全国人民的热烈响应和支持,可见是完全合乎公理的。”她还说:“你们学生站在反美扶日运动的第一线,我过去是学生,今天还是学生,我要跟你们一起走。”

 

周一志、 方秋苇 先生也先后发言, 先生说:“我是国民党政府的立法委员,是戴不上红帽子,也是共产党不敢操纵的,有人叫我周疯子,我今天并不是讲疯话,爱国确实无罪,传讯确属非法。” 方秋苇 先生则以抗日战争将军的身份,揭露吴国桢当重庆市长时造成的大惨案,斥责吴国桢侈谈抗日有功和痛恨日本法西斯的虚伪性。

 

最后,张炯伯、马寅初两位先生以校友的身份表示,坚决和爱国的交大同学团结在一起,“吴国桢要你们坐牢,我们一起去。”全场欢呼声雷动,情绪激动振奋,“公理必胜”的口号震动屋宇。在当时的白色恐怖下,能有这么多社会著名人士前来支持学生运动,判决当局市长,这在中国学生运动史上是从未有过的。

 

从交大体育馆传播出来的正义之声响彻祖国大地。第二天,《正言报》发表了“交大公断会,吴市长被缺席判决”的消息。《大公报》对公断会的情况以及会上17位知名人士、专 教授发言的内容,作了生动的报道。在这一段时期,《大公报》还先后发表了多篇社论和专论,以及邀请了20多位工商界人士、专家名流,举行日本问题专题座谈会,和学生的反美扶日运动相呼应。事后,据说蒋介石问吴国桢:“上海这么多人参加了交大的会,你在干什么!”

 

简朴、美丽的体育馆坐落在校园的中心,与古老宁静的老图书馆、中院、新上院遥相对应,与容宏堂相邻,铸塑着交大的教育理念。这是一所培养学生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名校。

 

 

(陈泓)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10213368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