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校史人物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历史文化 > 建筑史话 > 徐汇校区
饮水思源碑与交大校徽

在徐汇校区第一宿舍(旧称执信西斋)前,矗立着刻有校徽的饮水思源纪念碑。在中国大地上同宗的五所交大,我们都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类似的校徽。看到这个校徽,每一个交大人都会倍感亲切,它已成为海内外交大人的精神寄托。每当7月毕业歌响起时,一批批即将告别母校的学生常在此流连,互摄珍重,临别依依。每一位交大校友特别是住过执信西斋的交大人重返母校时,都会在碑前留影,追忆那青春岁月,似水年华。

 

校徽的产生得追溯到192548校庆,学校认为校徽代表交大性质和精神,关系重大,应广泛征求式样,并决定进行悬赏。众多在校师生和校友提出了各种方案。该年底经教务会议推定委员会审查,确定了校徽样式,取当时在校的徐震池和杨恒(1925届机械系)两人的设计稿合二为一,并请土木工程学院副教授兼监理工程师杨培捧、机械工程学院副教授杜光 祖两位 先生加以修正。校徽为圆形,中有一铁砧,向左斜靠着一把铁锤,右有五节链条相垂,上面摆放着中西书籍数本,取寓工于读,学重中西之意。铁砧底座上刻有创校年代1896年,谓奠基之始。环盾作齿轮Gear 形,略似电机中转核Armature之横截面,则表示我校各学科,也可以其为交通事业。外圈刻有学校的中英文校名,中外通用。1926123,当时的校长凌鸿勋发布公告,宣布下学期一律采用此校徽。

 

校徽产生以后,起初使用不多,30年代前也未制定实物,只是有一些学生团体制作成纪念章,供个人佩戴或作为奖品、礼品。1929年校方还特别申明,此种纪念徽章不是校徽,只能称为校针,颇有些较真的味道。

 

1930年初,执信西斋竣工。这幢宿舍设施之全,条件之佳,在上海乃至全国高校中都是屈指可数的。这年寒假后,30届(民19级)学生首先从西宿舍迁入,住了短短的一个学期。毕业时,该届116名学生因宿舍前池边草地为他们“在母校最后徘徊留恋印象最深之地”(孙家谦、王宗阳1931110给黎照寰校长信中语),念及母校培育之恩及他们首先住宿该斋之利,决定捐款在执信西斋中央建造一座以校徽为中心的喷水池,赠送母校留念,以表饮水思源之意。王宗阳、孙家谦二人受这一届全体同学的推举,负责办理此事,对于喷水池的图案、建筑用料和承造人选等详加考察,多方接洽,十分热心。按照他们最初的设想,是塑一人像,但设计难度较高,意义也不大。后来,他们决定采用在校时所用的校徽,将砧书锤链轮用铁铸成立体实物,下加石座,水从轮齿间喷出。并由孙家谦绘制了草图,征得校方的首肯。但因筹得的经费不多,又无专家参与,加之时局不宁,喷水池迟迟未能动工。不久,孙家谦入美国普渡大学攻读汽车工程,王宗阳则有一段时间在杭州工作,此事又延宕下来,募集到的款项暂时存于上海银行。在王宗阳回沪工作以后,他又设法将此事进行下去,作了具体规划和设计,呈报校长采纳后,由中新公司承建,该届机械系毕业生钱义畲监工,并得到校工务主任尤挺伦等人的大力襄助,于1933年春始完工,总计耗资约为大洋800元。纪念碑为一水泥石磴,建在池之中央,用大理石贴面,正面刻有“饮水思源”四字,为该届同学陈汝善之父所写,下刻“民十九级建赠”,背后刻有该级全体同学的姓名,顶上竖一立体校徽图案。

 

193342下午2时半,在学校庆祝建校37周年,举办工业及铁道展览会期间,举行了喷水池落成典礼。约3030届同学并有几名同学偕美眷出席。孙家谦校友先报告建筑喷水池之经过及意义,接着由黎照寰校长行揭幕礼,将覆盖在校徽上的旗帜揭去,并代表学校致词。他感谢大家赠送此项有价值的纪念品,希望毕业同学能努力于建设事业,以发扬母校精神,最后燃放爆竹。可以说,从此时起,才有了真正的被校方认可的受校友推崇的校徽实物。据说原本学校有废止该校徽另行改订之意,此碑一出,校徽也随之深入人心,影响日远。以后虽然学校历经变迁,这校徽却一直存续下来,得到海内外五所交大校友的公认,在学校的各类徽章、刊物等上面常能看到它的形象。

 

但关于校徽上齿轮的个数却一直没有定论,从原设计者最初的解释看,也未提及齿轮齿数的含义。

 

在台老校友似乎首先注意到这个问题,有心者还细数过各种年代校徽上的齿轮牙齿数,发现交大20年代校徽(严格地说,应该称为校针)为46齿,30年代的校徽为51齿,而新竹交大校徽为60齿,等等。其他还有:老《南洋旬刊》上所登载的校徽图形为44齿,30年代的毕业纪念刊头为45齿,上海交大百年校庆纪念章为30多齿。上海交大、西安交大、新竹交大饮水思源碑上的校徽均为80多齿(部分齿轮埋入底座,无法准确计数),并都已取消了盾纹,新竹交大的校徽还在书本上标有“ESA”三个英文字母,寓意学校工、理、管结合。

 

60年代台湾校友中就有人呼吁统一式样,在一建筑师事务所任职的秦丕基校友认为铁砧、链条、书本、创立年份都没有疑义,只有齿轮牙齿数是个问题,他觉得24齿较有意义, 24小时为一日,取其日复一日,周而复始,自强不息之意。“60齿说”也较为通行,近取60秒为1分,60分为1小时,远取60年为一甲子之意。有人认为,作为一个徽章或印戳,一、两寸见方,24齿颇为适宜;但若把校徽图案放大,24齿又未免太少了,60齿就更显美观、合理。使用在饮水思源纪念碑上刻80齿可能也不为过。不论交大校徽的细部,在不同年代,几个交大都有发展变化,但是“饮水思源”的交大精神已深深地印刻在交大人的心中,传播在祖国大地,历经风雨,昂然而立,成为永远的理念。

 

现在的“饮水思源纪念碑”是1979年夏在原址重新建造的。

 

 

(顾建建)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10213427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