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校史人物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历史文化 > 建筑史话 > 闵行校区
梦留交大
——程及美术馆

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思源湖畔,坐落着一栋楼高三层、通体乳白的小楼,正门由国家主席江泽民亲笔题写“程及美术馆”。

 

程及,1912年出生于江苏无锡,原名程杰。但出身书香门第的程及自幼酷爱艺术,似乎不想当“豪杰”,后来自己把“杰”字改为“及”,以示永远追求。18岁他入上海白鹅画会,正式学画,接受西洋各种画派及技巧。他是中国早期水彩画的拓展者之一,也是最早向西方传送东方中国美术信息的前辈之一。30年代,他的水彩画就驰名国内。文坛巨匠郑振铎高度评价说:“独有远见特识,不避艰苦,专习西洋画。众醉独醒,诚可谓为豪杰之士也。” 1940年以后受聘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建筑系教授美术。抗战期间,他将画展收入捐赠进步师生和左翼文化界。1946年,在地下党安排下秘密赴苏北解放区从事艺术活动。19471月,他应世界学联邀请,赴美讲学,举办画展,救济世界学生运动。次年,祖国烽火遍地,归途中断,沦落异乡。此后悠悠50余载,他艰苦奋斗,辛勤笔耕。其作品以融合中西特色,既有西方绘画的印象色彩,又有东方绘画的笔墨情绪和文人意境,开拓出卓越的艺术境界。60年代入选为美国国家艺术院唯一的华人终身院士。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美国著名文学家赛珍珠(Pearl S. Buck)推崇他为“世上罕有的艺术家”,“他是属于世界的”。

 

管程及 先生在国外获得了至高的殊荣,然而身在异国他乡,始终难以忘却自己是龙的传人,深深思念着祖国母亲及长于斯、成名于斯的上海。“树高千丈,叶落归根。”他立志要回归祖国,报效人民;他对祖国的教育事业特别是美术教育事业倾注了满腔热忱。199512月,程及应邀参观了上海交通大学,看到莘莘学子勤于耕读的情景,感慨万千,表示愿为推进校园文化建设,捐助五十万美元在闵行校区建造一所美术馆,作为交大美术教育基地;同时将其不同时期创作的水彩画原作35幅、复制品38幅捐赠给学校。80岁老艺术家捐建美术馆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学校的每个角落。

 

建造美术馆的方案经教育部批准后,以校党委书记 王宗光 教授为首的领导班子即着手开展美术馆选址及设计工作。建在学校的美术馆,不仅要具备一般美术馆的收藏、展览功能,能精确地展示程及绘画艺术的风貌格调,还要与校园整体环境相和谐,要便于学校的美育教育。为此,校领导决定馆址选在风景如画的思源湖旁,并向全上海征集馆体设计方案。经过周密论证,反复筛选,在30多个设计方案中,上海交大建筑设计研究院刘士兴、孙洪刚的设计方案被 程及 先生和校领导选中了。199848,学校隆重举行“程及美术馆”奠基仪式。年近90高龄的 程及 先生多次参加设计细节讨论,了解施工情况。程及执教美国圣约翰大学时的学生李德华和罗小未作为设计顾问,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经过一年多的精心施工,至199948,上海交大103周年校庆纪念日,程及美术馆落成开馆。当日晴空万里,阳光灿烂,在各界来宾和交大师生欣喜与欢乐声中,当 程及 先生从谢绳武校长手中接过学校赠与的青铜纪念品马踏飞燕时,他按捺不住回到祖国怀抱的喜悦,激动的心情难以平静。

 

程及美术馆建筑面积1200平方米,集教学、展览、办公、生活等功能。整个馆体错落有致,依次迭重,有棱有角,既富有西方建筑的粗狂热烈,又蕴涵东方屋舍的细腻神韵。展厅内部弧形井格梁的分割和比例关系对展厅布置及视线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建筑自身形体的表达,尤其是主展厅和小中厅内,更是依靠光影的变化体现了内部通明的构思。为了教学与展览的需要,三个出入口流畅明快,毛石墙敦实厚重,入口广场台阶曲线柔和,拾级而上,步步高升。为加强近距离视觉效果,特采用檐口设计,底层出挑,顶层以重色收头,层次鲜明,梯度明朗,似画非画,实有浓妆淡抹相宜之感觉。而乳白色的外墙则给人以简洁、质朴、淡雅而又极具内涵的感觉,西墙体上镌刻着江泽民同志题写的“程及美术馆”这五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在明艳阳光的折射下金光闪闪,更凸现出美术馆寓意非凡。

 

从空中俯看,整个建筑平面酷似眼睛的构思是美术馆设计建造的一大特色。眼睛是人们心灵的窗户,通过它,我们既可以认识、观察和把握外面精彩的世界,又能洞察、内省自己的心灵。这一点正与建造美术馆的初衷相吻合。艺术是无国界的,绘画不仅能画出人生的坎坷、曲折和希望,也能画出民族的屈辱、抗争与辉煌,还能画出社会的变迁与繁荣。所有这些,在 程及 先生的画作中都有体现。无论是匆匆行走于丛林翠竹中的青年,还是穿行在皑皑雪地中的老人,或是街头乞讨的流浪汉,其实都是他真实影子的折射,都包涵着他历经岁月洗礼和历史沉淀而获得的更为深刻的人生感悟。用眼睛看世界,同时表达了老艺术家真挚的企盼:希望以理工见长的交大师生更加重视人文科学的发展,在艺术的殿堂净化灵魂、陶冶情操!

 

程及美术馆坐落在校图书馆的西侧,面临思源湖和菁菁广场,背靠绿树成荫的坡地,与图书馆、教学楼围合呼应,浑然一体。西侧松竹路与校园交通系统相连,师生们可从图书馆前穿过直接到达美术馆;新建的步行桥与思源湖为中心的校园公共活动区连成一片,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融为一体。小丘、山坡、湖水、绿树、楼馆相扣,如同一串闪闪发光的珍珠项链,亮丽怡人;又像一幅如诗的水彩画,静中有动,动中有静,让人如痴如醉。特别当微风轻指,杨柳摇动,树影婆娑,美术馆倒映湖中,若隐若现似仙境一般,别有洞天。这是交大闵行校区最美丽的景区。

 

1999年开馆至今,美术馆共举办展览30次,接待团体600个,参观者达10万多人次。其间接待了国家领导人,知名画家和评论家,著名学者、两院院士、专家,以及港台、欧美、东南亚的朋友。美术馆也为学校提供了一处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为交大学子搭建了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美术馆举办了交大首届学生设计展,也举行交大教师作品以及程及作品等一系列展览活动。馆内厚厚几大本留言本上,我们找出几句交大学生的心语:

 

“艺术,源于高尚的灵魂!”

 

“今日重回交大闵行校区,再次感受交大的博大精深。”

 

“美,没有极致的美,没有尽头的美,静谥中散着凌乱的幽香,让人恍如梦中仙境,不愿离去。”

 

“令人心醉的音乐加上视觉冲击力特强的惟美画面将我的灵魂带入了艺术的殿堂,本来烦燥不安的心,也开始平静下来。感谢程老无私的捐助,让我们这些无知的小地方的孩子有一个接触高层次艺术的机会。在程老的书法中,透着一种做人的道理,令我受益匪浅。我用我法,这大概是程老这一生的真实写照,这些都是他自己一步步依靠自己的韧性与顽强得来的。面对繁重的课程,我自己已经开始否定自己,开始放弃。在看过程老的字画之后我明白,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能闯出一番事业。”

 

程及 先生绘画不拘一格,他使用中国的毛笔和宣纸,结合西方的颜料,独创一体,自成风格。他画画一丝不苟,一撇一捺、一勾一勒、一点一顿都恰到好处。画山水四季分明,画中有诗,诗中有画;画人物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精气神无处不在,无一不佳。早在20年代40年代, 叶恭绰 先生(叶恭绰,18811968,民国九年曾任交通大学校长)手书题词赠 程及 先生:“昔人习绘事者因胸次高朗涵浸古人道趣多山川灵秀百物之妙乘其傲冗恣肆时咸来凑其丹府有触即尔迸出如石中爆火岂有意取奇哉。”美术馆建之后, 程及 先生总结了他的绘画人生,他说他的绘画是“我用我法”。那么“我法”是什么法呢?“我法无法”!接着他又说“无法生法”、“法生万法”。此法非彼法,只有达到一定思想境界和艺术境界的人才能感悟和体验到其中的奥妙。将画与人生、社会、民族、祖国、世界联系在一起,才能生法并用好法。这一点在他2004年创作的21世纪历史画卷――大幅水彩画《上海夜曲》中得到了最好的体观。滔滔的黄浦江水,深蓝的夜空,高楼大厦灯光辉煌、色彩斑斓,满照浦江两岸,东方明珠若隐若现……如此富丽和辉煌的氛围,恰如其分地表现了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上海作为一座国际大都市的恢宏气势。这幅高超的艺术杰作,既有西方绘画的印象色彩和具像与抽象形体,又有东方笔墨情趣和文人意境,气势宏大,布局严谨,意义深远,不同凡响。一位世纪老人能有如此之高的境界,作为新世纪的中国青年学生更加要放眼世界,与时俱进,像 程及 先生自勉那样“把步子走阔些,踏实些,或者远大些”。

 

200584,一位永远在追求的,属于世界的艺术家程及先生驾鹤而去,终年93岁。

 

 

(王琦)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9853365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