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校史人物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历史文化 > 建筑史话 > 徐汇校区
老建筑“新中院”
摘自《老房子 新建筑——上海交大110年校园》

在上海早期的西式建筑中,有一种被称为“康白渡式”(Compradoric Style,即买办式风格)的建筑颇为常见,它们一般都是二层或三层的外廊式建筑,在楼的外围配置着大拱门的敞开游廊。人们可以在外廊上喝茶、聊天、乘凉、观景。这种建筑形式起源于印度、东南亚等西方殖民地区,是英国殖民者为适应热带气候而创造出的一种形式。当时沪上不少领事馆、洋行、办公楼、学校、私人住宅,都采用了这一形式。由于上海的气候条件与热带地区有极大差异,这种形式的建筑到后来便很少采用了。

 

从外观上看,建于宣统二年(1910年)的新中院带有明显的“外廊式建筑”的风格。楼高二层,建筑面积为1250平方米,口字形平面,青砖墙面,红砖腰线,外围有贯通四周的走廊。但她没有完全遵循西方外廊式建筑的做法,没有砖石柱廊和拱券,而是结合中国传统建筑木构梁柱体系的做法,以木制梁柱代替敦实的砖柱,简化结构,使之更适合实际要求。同时,内设楼梯,其二层交通亦以内廊来组织。最令人叫绝的是中间设有模仿中国传统民居的天井,高挑轩敞,自然随意地形成了开阔的共享空间。斜顶是通透的玻璃棚,隐喻着“天人合一”的理念。天气晴好时,阳光从天际直泻而入,光影憧憧,仿佛温暖触手可及。抬头遥望苍穹,看云卷云舒,任由思绪驰骋,梦回过去。

 

这幢中西合璧、质朴典雅的小楼,是校内第一幢独立的学生宿舍,位于学校东北角,中院北侧。建成后首先安排附中学生住宿,故名新中院。中学脱离交大后,则为大学低年级学生宿舍。共有二十来间狭窄的房间,每室住4~6人,约可容纳百人。因傍河而筑,比较潮湿,夏天多蚊,使学生不堪其扰。但新中院互相联通的围廊式结构,可以遮风挡雨的玻璃天棚,宽敞的公共活动空间,既满足了采光、通风等功能上的要求,又促进了学生之间的交流。

 

当时,宿舍内没有卫生设备,只在天井内设有梳洗用的公用水斗,学生们一早起来,就在此素面相对,带着牙膏、肥皂沫星子聊天说笑。天井其实也就是一个室内运动场,到了午后,就喧闹起来了,玩篮球、足球的都有。有的爱运动的学生早晨趁着上课前的空隙还不忘拍几下球或踢两脚。在二楼还辟出一间活动室,可以下棋、打乒乓。十来岁的大男孩正是爱做梦、爱热闹的时候,他们在此安之若素,乐不思蜀,甚至有人后来“荣升”到可与宾馆媲美的执信西斋时,仍怀念在新中院度过的一呼百应、其乐融融的日子。曾住宿于此的一校友就说过,“它(新中院)有一点好处,这就是呼望相应,很像一个大家庭;比之中院不相闻问,优胜多矣”。

 

抗日战争中,日本人办的同文书院进驻交大,新中院也未能幸免,住进日本宪兵,留下满地疮痍。

 

抗战胜利后,交大总校渝校的师生复员回沪,和迁至租界的沪校师生在徐家汇大本营汇合。1944年被聘为渝校数学教授的郑太朴也随复员大军抵达上海,单身一人临时入住新中院二楼一间小屋内。在宿舍里,他经常与青年教师和学生们探讨学问,交流学业,关心他们的成长。学生曹炎虽然就读电机系,但酷爱数学,尤擅微积分,业余时间将其研究成果写成了论文《微积分函数分析》。郑太朴和另一位数学教授张鸿将曹炎的这篇论文推荐到教育部,受到嘉奖。1940年毕业的吴文俊当时留校任助教,已显露出过人的数学才华。郑太朴鼓励吴报名并考取教育部组织的中法留学交换生,这成为当代著名数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吴文俊一生中的重要转折点。

 

在交大期间,郑太朴成为上海民主建国后的领导人之一,不顾白色恐怖,联络民主人士集会,大胆抨击蒋介石的反动统治,宣传民主、自由,介绍马寅初、张炯伯、施复亮、李平心等到校演说,向工商界募捐支持学生会工作,营救被捕学生。新中院宿舍成为他与学生运动的秘密联络之地和为建立新民主主义中国而奔走的休憩点。郑太朴的革命活动引起反动当局的注意和不满。迫于当局的压力,交大于1947年将郑太朴解聘。深受学生爱戴的郑太朴遂离开了交大,告别了新中院。

 

建国后,新中院不再作为宿舍使用,而改作院系办公用房。为了适应新功能的需求,此建筑进行了一次较大的改造。其中天井内楼梯及玻璃顶被拆除,这样保证天井的完整性,又提高天井的使用面积及采光效能,优化了建筑内部工作环境。原有的楼梯改为外挂建筑两端,贴墙面而建,如此一来,有利于分流工作人员,不至于影响底层工作人员办公。同时为了满足不同功能的办公室的需要,把建筑西面走廊部分封闭起来作为一个相对较大的办公室。但建筑总体风格和空间形态还是保护得很好,其历史价值也得以保存。

 

除上述这次改建以外,新中院没有其他改建和整修纪录,故它相对其他同时期建筑要陈旧。同时由于该建筑一直以来作为院系办公用房,功能相对比较次要,而且在此办公的院系不固定,经常改变,办公人员建筑保护意识不强,再加上此建筑系砖木结构,常年缺乏维修加固,早已破败不堪,办公人员不得不迁出,整修刻不容缓。

 

2002年,香港董氏家族慧眼识珠,出资修缮了这幢小楼,使其恢复了往日风采。曾经的欢声笑语、灯光书卷沉寂在如歌岁月中,代之而起的是2003年新落成的董浩云航运博物馆。

 

小楼底层为中国航运史馆。步入展厅,片片风帆、只只船模,还有缆绳、石桩,烘托出一个海的背景、船的世界,向参观者生动介绍了东方古国的海洋文明和舟船历史。二楼为董浩云生平陈列室,照片、图表、文件、船模,新船下水时的典礼册、银斧、纪念章,船上使用的餐具、陈列的艺术品及其他各种实物,琳琅满目,讲述着一代船王毕生追寻航海之梦的传奇人生。

 

航运博物馆除了固定展览外,还不时举办各种文化艺术活动,仅2005年就上演了三台好戏。326,航运馆中庭搭起了一座古戏台,上海昆剧院的青年演员粉墨登场,演出了三出传统折子戏,赢得了满堂彩。2005516日晚,上海越剧院一团最新排演的《赵氏孤儿》新闻发布会在我馆举行,来自文艺界、新闻界、企业界的宾客济济一堂,袁雪芬、傅全香、尚长荣、岳美缇四位老艺术家、作家王小鹰、上海文广集团领导、有关企业代表等先后祝词,中间还穿插了赵志刚的清唱和由几位越剧新秀盛装表演的《红楼梦》、《梁祝》中的名段,别开生面。917中秋前夜,100多名中外观众三五成群,品尝月饼,酌酒饮茶,赏月叙谈,又在此享用了一个集画展和器乐表演为一体的艺术的饕餮大餐。

 

焕发了青春的老建筑新中院,还将不断带来更多的精彩。

 

 

(顾建建)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10236444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