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文化 史志春秋 校史人物 年鉴年报 部门情况 交大党史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交大党史 > 辉煌征程 > 地下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运动
穆汉祥、史霄雯英勇牺牲

穆汉祥和史霄雯被捕后,被扣上了沉重的脚镣,关在警察总局的死牢中。在狱中敌人对他俩用带铁钉的棍子拷打、上老虎凳、灌辣椒水、刺手指甲,三番五次酷刑逼供。穆汉祥身体受到严重摧残,肋骨被磨得又青又肿,两条腿在老虎凳上由于受刑太重,膝关节不能弯曲,使他无法坐下,背部与胸部给带钉的棍子打得满是洞眼,带着血斑疼痛难当,根本不能躺下,只能斜倚墙壁,但他仍宁死不屈,敌人多次审问仍毫无结果。史霄雯满身伤痕,仍顽强挺住,坚持斗争。为了安慰家人,他写了一张纸条通过看守转给母亲:“一切平安,请您放心”。交大地下党组织为营救他们,虽想尽办法,却始终没有结果。王之卓校长还亲自打电话给市警察局长、特务头子毛森,但他矢口否认有这两个人。就在520,上海即将解放时,穷凶极恶的反动派,把穆汉祥、史霄雯缚住双手,押到了闸北宋公园(今闸北公园)秘密杀害。临难前二人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穆汉祥这位交大优秀的学子,生于1924年,回族,天津穆庄人。1945年考进重庆交大,抗战胜利后随校复员上海,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交大党总支委员,徐汇区分区委员。在校时分管学生自治会工作,到了地区积极从事工人运动,组织工人协会及人民保安队,为迎接解放作准备。在狱中他以大无畏英雄气概痛斥敌人:“反人民的政府一定要灭亡,未来是属于我们的,历史可以作证。”表现了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史霄雯,原名仕伯,生于1926年,江苏常州人,“新青联”会员,1945年考入交大化学系,学生自治会执委干事,真假和谈辩论会的主席,深受学生的爱戴。他在牺牲前对穆汉祥说:“我史霄雯的血能够和共产党人,为祖国解放和人类进步事业而战斗的最坚定的战士的血流在一起,是我最大的光荣。”充分表达了革命者的崇高理想。

        图1 穆汉祥烈士                       图2 史霄雯烈士

上海解放后的第三天,即1949529,学生自治会的学生在工人的指点下到普善山庄寻找烈士的遗体,经过反复辨认,终于在尸体的衣袋里一条领带中找到一张小纸,上面写着史霄雯的名字,另外从衣着与牙齿的特征上辨出穆汉祥烈士的遗体。65全校师生员工2000多人怀着十分悲恸的心情赴上海殡仪馆迎回两位烈士的灵柩。在新文治堂隆重举行追悼大会。市总工会、市团工委、市学联代表讲了话,高度赞扬烈士们英勇顽强的斗争精神,坚贞不屈的革命气节!会后,在体育馆的东南,安葬了烈士灵柩,师生高唱:“你是灯塔,“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歌声充满对烈士的缅怀与悲痛,充满了对敌人的愤慨和仇恨。为了表达敬意,继承革命传统,学校在校园内建起一座史穆烈士纪念碑,1950年,56,根据学生会建议,校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吴有训写信给陈毅市长,请他为史穆烈士墓碑题词,陈毅市长欣然应允,第二天就复信并寄来题词:“为人民利益而光荣就义是值得永远纪念的”。题词镌刻在墓碑上,令前来瞻仰和纪念的师生肃然起敬。57,吴有训也为墓碑题词:“我们誓踏着你们的血迹前进,为建设新民主主义新中国而斗争”,表达了师生的心声,预示着交大学子将永远缅怀先烈们的革命献身精神,交大爱国主义传统将永世流传!

图3 1949年6月5日,史霄雯、穆汉祥两位烈士灵柩载归交大校园

图4 如今的史穆纪念碑

 

 
Copyright© 2006 上海交通大学党史校史研究室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请使用Internet Explorer 5.0以上版本浏览器在1024×768分辨率下浏览本网站
您是本站的第9851739位访问者